COLO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精灵宝钻】一厨而旧01

文前预警!!!

 这是脑抽的产物,绝对OOC,一路崩坏,非常恶搞,没有逻辑,流水情节,缺乏深度,私设众多,憋说品味,我自己都被雷到了。

 噫,这大概是目前最外焦里嫩的一篇了吧,然而可能并不是短篇,虽然有大纲,不过,能更到哪里算哪里吧,可怜LO主毕业党。。。

 可能有一些比较惊悚的番外,比如安姐打牌嘿嘿,不过保证有甜,养胃。也欢迎诸位点菜~

 所以每一更(如果有的话),会先标明具体的雷点,然而不确定大家的雷点是否相同。

 接受不了的菇凉少爷们请迅速关掉,珍爱你我的生命~

 为什么有这篇奇异的文呢?因为LO主饿了。

 

谢谢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 的厨子梗,我要大胆地把客服放进去嘤~

 和 @叶檀 激发了一堆脑洞,包括河鲜海鲜梗~

01 古城有新店

雷点:

充满乡土气息的不搭调语言,假兮兮的不是很古的白话风

一段家装恶趣味表述

精灵族内冲突显现

富有槽点的菜品

有CP泉花(这次是真的)且有双关语,13岁以下小朋友闪避为妙

双子老梗,然而找不到哪位大大最先用的QAQ

黑了领主发际线

~~~~~~~~~~~~~~~~~~~~~~~~~~~

提理安城里新开了一家馆子,就在进城门不远,沿着柱廊拐弯就到。之前装潢的时候,就有经过的精灵好生惊奇,往里瞧着。说来也怪,最先开始,这店面刷的是朱红的漆色,在白色的房子中特别惹人,没过几日,就换上了湖蓝的涂料,还没涂满一面墙,又运了金黄的涂料过来,莫不是要描上麦浪。后来传言说,管事的觉得太杂了,心里聒噪得慌,索性哗哗啦啦全给抹上层白,不显得杵在城里突兀,那墙角残下来的原先的颜色,也似罩了层白纱般,温和起来了。

要进的店门并不直接靠着街上,有一处不大的院子迎来送往。这院子原是方空地,现今边上植着几杆竹子,疏疏落落晃着钻尘里的微黄的日光,其间拢着丛丛各异的灌木,细看散落着四时不败的鲜花,蜂蝶环绕一片生机。靠里一点的地方布置着不多的桌椅,备着泉水,可随时取用。

这馆子却也没个匾额,没个名称,有的是扇敞着的木门和边上的一盏费诺灯。要不是靠着鼻子好使,能捕到里头逸散出来的香味,真真恐怕被当做文墨铺子了。门里是个不大的堂子,铺着简单结实的青砖,却嵌成八芒星形状,桌椅和院子里的也是同样的格调,取法自然,看得出精灵惯爱的曲流婉转,没有繁杂的修饰,又在有些地方做出有趣的花样,静观每一器物都有殊异,不难猜出都是名家手工细造的。墙上缀着些古旧的乐器,有时也零零碎碎地飘出些乐音,想必这主子是精通音律的。

再往里去,并无封得实实的墙障,添了一分通透,可见围出了一个天井,布置大致同前院,但中间有一处小巧雅致的喷泉,桌椅的形制也稍许不同,置得更加闲散,设着几架秋千,几幅躺椅,时有佳禽翩翩而过,上面也无甚遮挡,能见着漫天星光。后面是一栋稍高的小楼,看似几排包房,顶上也设成可供休憩的样子,因为在山上,远眺还可以望见海港的灯火和波光。

久居提理安的精灵本不沉湎于食物的,一来所需不多,不必时时为口腹劳累,二来较人寡欲,与阿尔达同寿,不急于品遍所知,三来时长手勤,各家的厨艺都上得了台面。可是这馆子,在有精灵尝鲜以后,就不是如以前那些酒肆饭庄般,平平淡淡开个几百几千年。恰恰这家怪店,如疾风骤起,把闲谈都给搅起来了。

菜品可谓是应有尽有。维林诺本地传统的各类菜品,让一众精灵吃出了上古传下来的手艺才有的风味,不仅被凡雅和诺多两族称赞有加,就连世居天鹅港的帖勒瑞族,都抵不住自己提着鱼来,央着小二拜托掌勺的好好打理一番,毕竟这家的河鲜海鲜可是一绝。当然这途中少不了这些来客对诺多族哼哼唧唧的,但冷脸一进门,便换了个样。甚至还有许多中洲风味的菜肴,属于精灵、人类、矮人风格的均有,每一样还可以翻出各个纪元的做法,西渡而来的精灵们欢呼不断。据说这家还请到了几位霍比特人料理帮衬着,自然每日生意盈门。寝眠于精灵并非占大段,馆子全天营业,时时待客,可还是有排不上队的精灵悻悻而返,拿上个号牌,估摸着时辰再来,觉得这一趟可比上去见维拉维丽难多了。呵,照这个态势,保不准维拉维丽们也坐不住,想来瞧瞧哩。

这售卖方式可是奇了怪了,菜品虽多吧,可是依着掌勺的性子,菜单每日都可能换着。前些天,一个小精灵好不容易盼着父母带着来了,伏在菜单上找着上次吃过还心心念念的栗子粥,却被告知今日没备相应的食材,不售了,激得当场就哭起来了,哄劝了多时未果,好在到底还是被烤鱼引了兴致。哎,难为这小娃娃,分明知道栗子和稻谷隔条街就有卖的才这样委屈。可有时呐,随口一说诌出来的东西,这大厨却心潮随至,只要食材好办,立马就要做出来。当日金花家族的领主和涌泉家当家的,坐在店里等菜时打趣,因着埃克希利昂柔声问了句金花领主,可还有什么想吃的,那金花领主格洛芬戴尔,一贯是个无甚操守自在无畏的,便得寸进尺般地戏称要吃甚么烤喷泉,涌泉领主倒是笑笑,回到,还是吃软软的金花花比较惹人爱。不料被跑堂的小二听了去,认认真真地核对菜单,这俩食客惊了一惊,觉得有趣,便加菜了。后来呈上的菜里,有一钵黄花菜*汤,用白瓷盛了,汤色金灿而清澈,融着肉香,柔软而保有筋丝的花朵还是条条束着,只在尖上显出蝉翼样的薄瓣来,微微浮动着,再由碧玉般散落的葱花一调,芬芳清新,还有一例甜品,莹白的牛奶冻和酒红的果子冻**齐齐切了,绕成一圈,上头浇着烈酒,熊熊燃着,而中间是用回甘的冰雪雕成的一座喷泉,正在化着,恍惚间伴着上面附着的冰屑,焰火闪动之间,竟有汩汩涌动之意。这大厨真是任性了,颇有不惮评说之感,可这做菜也是细致的,全不见敷衍。

回头来说这店小二,也是逗乐。分明是埃尔隆德家的双胞胎。这两位少爷的母亲倒是早居城里,置办了几间屋子,悠悠养着病,等夫君和儿子们来了到也不显得空荡,本盘算着一齐待着,热闹安乐。可这埃莱丹和埃洛赫兄弟不是闲得下来的主,在中洲就早早地去各地游荡,非要什么都试试才满意,刚来处处新鲜,想着他们功课俱佳,武艺尚可,做母亲的也由着他们去了,而埃尔隆德一向宽和,和这两个儿子相处又多,嘱咐了几句也放手得干净利落。原先是有一个客服,本是在曼督斯里帮卖各色面点,被维拉维丽们唤作包子的,急着赶着回中土处理次生子女的事务了,便由他们顶了空缺。这两兄弟也没有什么架子,聊着聊着就欢欢喜喜地和食客们打成一片,跑起堂子来也手里稳当,脚下生风。兴许是有人类血统的缘故,这两位肩膀较一般精灵略宽实,年龄不大而并不纤弱,活活泼泼的,平时也不像父亲大人那样操劳,黑发丰盈柔顺,有些小姑娘,还微微瞧着他们,嘻嘻地感概一下俊俏的小模样,胆大一点的还拉着他们问问在中洲时的趣事。这对活宝玩心不改,长得相似本来就叫一些头一次见他们的食客犯晕,不尽兴的时候还故意装作对方,后来怕是受了责备,迫不得已带着个胸牌,又叫他们换来换去的,时间长了,大家也就纵着他们了,甚而两兄弟就在这个梗上也被一些奸诈的老精耍得团团转过,这样反倒熟悉活络起来。

然而这大厨,只见其菜,不见其精,捎来的食材,都是小二送进去的,没见过这精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来历。问小二吧,这两兄弟收起平时的嬉皮笑脸,肃色乍起,缄口不言,反是引得疑问丛丛。维林诺各地的新谈资,便是提理安城里那家新开的没名儿馆子,而对这掌勺的大厨的猜测,不仅在本店就摆明了议论着,还出现在一些专栏里,甚至有直性子的精灵想着直接用真知晶球看看不就好么。

~~~~~~~~~~~~~~~~~~~~~~~~~~~~~~~

注释:

*黄花菜:度娘说,黄花菜又名忘忧草,性味甘凉,有止血、消炎、清热、利湿、消食、明目、安神等功效,对吐血、大便带血、小便不通、失眠、乳汁不下等有疗效,可作为病后或产后的调补品。感觉很适合金花花这种活了两辈子的精(请忽略前面不太合适的内容)。

**其实牛奶和水果是不宜一起吃的,但是请大家相信精灵们的肠胃吧。

评论(4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