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COLO是一只会计小精呢

会计是瑟王教的
税法是迈荣教的
经济法是纳牟教的

我的预知能力真强,比如在来月经的前一天吃了一个gelato,三个球的。

竟然不是很痛,神奇,我本来以为这段时间如此焦躁加上头天吃冷的,这次会很难熬的呢。

但是一如继往地很困,中午的课上有段时间都要睡着了……于是今天合情合理又浪了一天并未使劲学习。看加里安那么忙我们辛达真的不容易我还是把存货剩下的一点点课件听了吧……

【嘎】面壁

这个季度好像过得很颓废……
时间一点点的就消磨掉了。惊恐. jpg。
小目标……惊恐……除了备考状态的CPA,好像就完成了一个吃新艺术运动粮……
我是摸了阵西语和html……把excel技巧也跟着视频做了一遍……然而差不多忘了的东西不能称为学会。这个消化能力很捉急啊。

翻之前的总结……发现还真就是总结,忘了单独拽一个新计划了……就在填以前的坑……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之前我对自己意语的要求只是C1尽力,就是说……尽力……万一没过也不要紧……等扛过这个月得好好计划下了,觉得有必要每周都做个小结小计划,三个月一晃就过了到六月底才发现自己好多事情没做。

CELIB2,并未准备,纯果考,下周一考。其实更严重的问题不在考试本身而在我的心态上。我用理性迅速判断出这个考试,如果没过并不要紧,因为它对我入学没有任何影响;如果过了,证书也要很久以后才能收到。而且目前来看,从上次参加考试人的情况和我自己水平估计,这次过B2的几率不是很大……今年最重要的是CPA和入学。入学只需要B1然而我已经拿到了同样有效的B2证明,虽然水但是能用,况且8月语言考试会很简单。入学即使有考试也最多是个OFA过不过不影响入学……所以我的主要精力一定要放在CPA上,我要保证回国前拿到证……并且能力要跟证大致匹配。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是我除了高考以外,第一次提前几个月准备一场考试……司考都没这么用心……于是,舍弃无关紧要的CELIB2全力肝CPA是个很合理的选择。
然而我不自觉地流露出这种对CELIB2的焦虑,我也不知道我在焦虑个啥。同学说得好,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呢?而且是我明知道没啥大不了的情况下我在焦虑个啥。
CPA学着学着心态也迷得很,经常是“就这样?根本不难啊”的自信爆棚和“万一考试啥都不会咋整英语题要不要做”的怂叽叽两极来回倒腾……我是在患得患失吗?

问卷第7问

7. 6号和10号是双胞胎,如果10号被陷害,6号会?

阿瑞恩和纳牟是双胞胎,如果纳牟被陷害,阿瑞恩会?

 

这绝对是异卵双胞胎。

纳牟被陷害哈哈哈哈等我先笑一会儿先哈哈哈审判长被陷害哈哈哈谁干的哈哈哈哈!

 

高能预警:这里用了托某斯扔迈雅的设定,具体参考 @树影Dairon {求Aulë保佑我申到奖学金} 扒纳牟大大的这两篇,节选翻译考据和这个超超超好吃的My child。好吧自从吃了她的安利以后我就萌了纳牟了。从对审判长(兼狱长兼档案馆长兼……省略若干字)无感到觉得曼督斯好黑,到使劲哈哈哈槽他和维拉的迷之制度,再到觉得纳牟papa好心酸好可怜太不容易了……以下看起来是he其实并不是……

 

沉默是最强的力量,他一言不发。高居王座的曼威倾身,有些焦灼地发问,“对于以上指控,您可认罪?”

他依然一言不发,然而他知道这终究不算一个美好的结果。他太熟悉这里了,在以往的千千万万个日子里,他坐在这里,像此刻一样安静,然而脑海中的风暴一刻不停地盘旋。他可以从最细微的地方寻觅出稍纵即逝的踪迹,可以在众神被汹涌的感情淹没时保持冷酷的理性。他是权柄在握的审判长,是铁面无私的监禁者。这些决断有时让人觉得诧异,有时背负了过于沉重的哀伤。他甚至被形容为“黑暗”和“可怖”。他的迈雅们也身着黑袍,抱着卷宗日复一日地在殿堂里穿行,彼此点头致意。他们之中的一些被派驻玛哈那哈尔,蹲在地上仔细擦拭每一把椅子,把审判之环打扫得一尘不染。

 

他站在圆环正中,表情平静。他尽量不让自己与曼威有眼神接触,因为这势必让他望向上方,显示出不必要的倔强,而他不确定托卡斯是否能摒除表情的影响,而只根据法律和事实来定论。

 

毕竟他才是有经验的审判者,不是吗?他清楚从逮捕到执行的一切流程,然而又怎样呢?

 

曼威等待着,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您拒绝承认与堕落的大能者米尔寇、腐化的迈雅索伦及其阵营有所勾结吗?”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单纯地一动不动,除了嘴角露出一丝几乎微不可察、随即又陷入苦涩的笑容。曼威还是称呼他为“您”。哪怕他现在的境况如此糟糕。

 

“必须经过审判才能定罪。”他奔跑着,还有很久很久才到山顶,于是他远远地对着曼威疾呼。大君王听闻到了,举起权杖试图阻拦,然而一切都晚了。他明白一场惨烈的毁灭已经铸成。最该站在审判之环正中的那个埃努,此刻却舒服地坐在王座上,偶尔提一些让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而他曾经的位置已经被撤走,只余十三处王座,重新安置好了,相距均等。其中一处还空荡荡的。乌欧牟果然没来。

 

他甚至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它太久远,久远得连一个记录的保存者都记不清,像是一个落入历史间隙中蒙尘的故事。他情愿这不是实际发生过的,他用逻辑告诉自己,这几乎不可能。

 

但是他笑了,又悲伤了,在兜帽深深的阴影下,在他们看不见的心底,这情感确是真实的。

 

曼威翻开另一页案卷,不再就这个问题僵持,“下一项。您被指控担任曼督斯主事期间,对精灵的魂魄使用了不道德的压迫手段,您对此有何表态?”习惯性的,他很想直接回应如何定义“不道德”,但是他忍住了,开始听曼威宣读长长的“事实”,展示他的“罪证”。

 

他并不心急,反而有点好奇这些埃努是如何准备起诉构筑证据链的。很新锐,推理分析也很细致,但是有时候忽略了必要的大前提,对证据的使用也有些欠妥,无法排除所有的合理疑点。他在思索可能是谁写的第一稿,这种文书交上来,按他的标准很难合格。

 

而且他们忘了一点,即使此刻,他的能力也没有被完全剥夺。他或多或少能感知到他们的内心。他知道从程序上来说,不太可能立刻做出多数决。六比六。又是一半对一半。他只忧心一点,维拉维丽们是否珍视程序。

 

经过不计其数的日子,高台之上的决断者们终于读完了最后一份文件,陷于了长久的讨论。圆环里很安静,因为他们都只凭借思想交流。

 

霎时间天昏地暗。烛光毫无征兆地熄灭了。随侍的迈雅们走上前来重新点燃,再缓缓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他突然感到心里一沉,那种几近窒息的感觉。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秩序破碎、规则被践踏的日子,看到了罪孽之下兴奋的脸,看到了那个伤痕累累的灵魂。天平失衡,利剑倒持,幕布陡然拉开。一切都在旋转,一切都灰暗了。他的整个世界浸染了巨大的悲伤和无所适从。

 

他看不见前方,他被暂停职务的时候就取下了眼罩,此刻眼眶中充盈着冰凉的泪水。

 

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羽毛带着火光,被灼烧出刺鼻的气味。可怜的鸟儿发出剧烈的惨叫栽在地上,变幻回一位痛苦的迈雅。纳牟认出了这个孩子,他的书记官之一,能够飞速地用优美的字体做出庭审笔录,可惜此刻他的黑袍在愤怒中燃烧,手臂上满是抵抗刀剑留下的痕迹,抽搐的双手竟然也被炙烤出红痕和焦痂。这对埃努来说太不常见了。

 

猛烈的、极端的热浪袭来,万分明亮,像是一颗星辰爆炸了。一瞬间,除了埃努本身和永恒的殿堂,一切都消失殆尽。所有的文书和证据都无影无踪,飘散在空气里。就连他们的庄重衣饰也不复存在。

【精灵宝钻】欧西的辞职信及米尔寇的回信

实际上这是一个作业混更。起因是若干天前我跟 @树影Dairon {求Aulë保佑我申到奖学金} 说我在赶一个很迷的作业。题目要求是假装你是一个职员由于家庭原因不想干了要给boss写一封信。然而boss其实很高兴因为早就看这个职员不顺眼了,就是没有理由开他。现在职员主动提出来简直帮他解决了大问题。(所以大家都带着虚伪的商业假面装作自己很优雅很真诚很舍不得的样子。我当时竟然迅速过了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四种情形……并且认定这个是协商一致哈哈哈。)

然后戴隆大说这是欧西向曼督斯辞职吗并进行了愉悦的脑补。我觉得这个梗和她的脑洞特别棒,就跟她说当时我写的时候其实有一瞬间想过欧西跟米尔寇辞职。然后戴隆大很爽快地表示跟米尔寇辞职也可以哈哈哈并且授权我可以用这个梗和脑洞。比如蘑菇安天天发狗粮欧西简直巨型电灯泡,米尔寇嫌欧西总让迈荣在自己面前尴尬,亲亲抱抱还要偷偷摸摸。

于是在5.20和5.21佳节,让我们恭祝蘑菇安和欧西乌妮两对甜蜜幸福哈哈哈。

因为是意语课的作业,所以第一稿是意大利文,又经过了搞事加工,可能有语法错误(X)。大家懂的,初学者自己是不一定能看出错的。所以有不对的地方请务必指出来。评论私信皆可。译文也是迷之诡异的那种。

后附译文。感觉虚假得塑料都开花了。

*********************************

欧西给米尔寇的信

Gent. Mo Padrone,

Sono molto contento di eseguire il nostro progetto e realizzarlo. È un successo clamoroso. Voglia accettare le mie sincere congratulazioni.

La nostra azienda è grande ed internazionale. Gode di una buona fama. Offre un ambiente bellissimo a ogni dipendente. Abbiamo le palestre moderne, le mense economiche e gli uffici luminosi e ampi in tutta la Terra di Mezzo.

Mi offre uno stipendio buono e le vacanze rilassanti. I colleghi sono simpatici ed intelligenti. Mairon e Gothmog sono sempre bravi. Particolarmente con il Suo aiuto, imparo a lavorare meglio. Sono molto felice di avere un'esperienza così importante con voi.

Invece con alcune considerazioni sulla mia vita, a causa dei problemi familiari, prendo la decisione difficile di lasciare il mio lavoro per forza.

Ero l'assistente di Ulmo prima di lavorare per Lei. Questi giorni lui è insoddisfatto ed arrabbiato della mia trascuranza. Inoltre la mia moglie, Uinen, sta triste e svogliata. È neccessario ottenere il supporto emozionale dal marito. Penso che il lavoro dell'azienda sia un po' intenso. Sono lontano dalla mia famiglia. Adesso devo accompagnargli e curarli. Spero di dedicare il tempo a loro di più.

In attesa della Sua risposta. Grazie e cordiali saluti.

Ossë

译文(假的)

亲爱的主人:

我对实施我们的计划并将其变为现实感到万分满意。这是一个显赫的成就。请您接受我诚挚的祝贺。

我们是庞大而国际化的企业。(它)享有盛名。它向每一位员工提供了美妙的环境。我们有现代的健身房,经济实惠的食堂,以及明亮宽敞的遍布中土的办公室。

(乌图姆诺)给予我一份良好的薪水和一些休闲放松的假期。同事们和蔼可亲又聪明伶俐。迈荣和勾斯魔格总是那么能干。尤其是在您的帮助之下,我学会了如何更好地工作。我非常高兴能和你们一起拥有如此重要的一段经历。

然而我思索了一下我的迈雅生,由于家庭问题,我不得不作出这个艰难的决定:辞职。

在为您效劳之前,我曾是乌欧牟的仆从。近日来,他对我的不理不睬不闻不问表示不满和愤慨。此外我的妻子,乌妮,悲伤而沮丧。获得来自丈夫的情感支持是必要的。我觉得企业的工作显得有一点紧张了。我远离家庭。现今我应当陪伴和照料他们。我希望能多奉献一些时间给他们。

期待您的回复。感谢您并致以我衷心的敬意。

欧西

米尔寇给欧西的回复

Sig. Ossë,

In risposta alla Sua lettera, sono sicuro che è una decisione prudente e neccessaria per Lei.

La nostra azienda ritiene che i dipendenti siano tanto importanti. Grazie al lavoro faticoso ed incessante di ogni dipendenti, abbiamo un grande sviluppo e prendiamo un ottimo posto nell'ambito dei servizi biotecnici.

Crea un ambiento buono e un'atmosfera amichevole. Offre lo stipendio giusto e le opportunità di approfondire delle conoscenze speciali e avere abbastanza capacità per fare carriera a tutti voi.

Abbiamo i dipendenti che vengono dai paesi diversi con le esperienze personali di lavoro anche di educazione, avendo i sogni colorati e le ambizioni vari.

Come azienda moderna, aperta e responsibile della società, pensa che sia principale rispettare la libertà e la scelta di ognuno. È una parte indivisibile della nostra cultura aziendale. Ci sono molti mezzi per trovare il valore della vità. È importante tenere un equilibrio tra il lavoro e la famiglia. Potrebbe licenzarsi liberamente.

In questa situazione difficile di cui Lei ha parlato, se io fossi stato un maia come Lei, avrebbe voluto fare le cose più urgenti,cioè curare la famiglia. Approvo la Sua opinione personalmente.

Secondo i diritti e i regolamenti di Utumno, dovrebbe consegnare l'applicazione e gli altri documenti relativi al dipartimento delle risorse umane.

Le porgo i miei distiniti saluti.

Melkor

译文(假的)

欧西先生:

来信收悉,我确信这对您而言是一个审慎而必要的决定。

我们的企业认为员工是极其重要的。正是由于每一位员工辛勤不懈的工作,我们才有了巨大的发展,在生物技术服务领域取得了顶尖的地位。

(乌图姆诺)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和友爱的氛围。(它)开出公正合理的薪资,为你们所有人提供深入钻研专业知识、拥有足够职业能力的机会。

我们有着来自不同国家的员工,他们各有各的工作和教育经历,怀抱着缤纷多彩的梦想和纷繁复杂的野心。

作为现代、开放和充满社会责任感的企业,首要的一点就是尊重每一个个体的自由和选择。这是我们企业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寻求生活的价值有很多种方式。重要的是在工作和家庭之间保持平衡。

您之前提及的这个艰难的处境,如果我置身其中,我将愿意去处理那些更为紧迫的事情,即回归家庭照看所爱。我私下里也是赞同您的决定的。

根据乌图姆诺的法律和规定,您应当向人力资源部提交申请书及其他有关文件。

向您致以我的问候。

米尔寇

法学入门书单

说明:
1.这个书单不是我开的,我只是根据之前某校的情况整理的,列出来的都是老师推荐较多、学生评价较好的入门资料。可能有点保守,毕竟之前那个学校是个传统法科院校……通俗说可能有点土。大家自己斟酌。推一堆书看完是不现实的,所以我尽量简省了。各位宝钻都能看下去这些应该可以hold住。

2.这些书籍旨在对法学、法律行业有初步的了解,对具体问题没有系统深入,并不适合备考。如果觉得,咦,有点意思,甚至感觉震裂了三观开始怀疑精生,那么我的安利差不多算卖出了。

3.国内法和外国法不一致,国内各学者的观点不一致,初看可能会混淆,是正常现象。习惯了就好了。

4.建议能借尽量借,不用买。

5.鉴于有人好奇入门读物和法学专业的教材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把某校的教材列出来了。

6.因为三次元有人问我要书单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我想也许这边还是有小伙伴需要的,贴出来好了。

一、入门书籍
(一)国内
1.《法学野渡》郑永流著,人大出版社
这一本虽然是人大社出的,但其实最早是法大的法学生入门书。(因为作者是法大的嘛……)不过近年来在其他法学院的知名度也挺高。书分法学和法律人两部分,行文类似散文,对初入门的法学生提供了一些实用的建议。有些内容是同一作者的另一著作《法律方法阶梯》[注1]的概括。

[注1]《法律方法阶梯》郑永流著,北大出版社,这本专业性较强,可以作为法理学教材使用。

2.《西窗法语》刘星著,法律出版社
这位作者也是一位有法大背景的老师,专业领域包括西方法律思想史。这本书谈了不少西方法律文化,也考虑了中国的现实问题。

3.《木腿正义》冯象著,北大出版社
这本学术性较强,涉及法文化学,不过作为入门读物还是不艰深的。冯象老师在北大学过英美文学,后至美国修中古文学博士和法律博士。作者还写了很多有趣的,和法学没有那么紧密的关系的书,比如《玻璃岛:亚瑟与我三千年》。

4.《乡土中国》费孝通著,人民出版社
这本严格意义上不算法学书籍,反而是社会学专业强推的一本。但是在中国的环境里学法学,就需要对中国社会有一定了解。书里对乡土社会不少观念的梳理(如“无讼”、“礼制”、“长老治”),有助于理解现实的法律实践环境。

(二)国外
1.《丹诺辩护实录》欧文·斯通著,世界知识出版社
这是给美国传奇律师丹诺的传记,好读。虽然文案宣传夸张,但它并不是一本快餐书。版本随意。

2.《最好的辩护》德肖维茨著,法律出版社
作者本身就是著名律师,代理过不少大案。书里写了他自己代理过的一些案子及相应的法律思考。

3.《法律的训诫》丹宁著,法律出版社
这一本知名度也是很高的。作者是英国法官,书侧重探讨公权与私权的关系,略有阅读难度。

4.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这是年代比较久远的一个系列,很多都是小册子。除了法、政、社以外还有其他科类。大家看得比较多的是这几本:《论自由》、《社会契约论》、《君主论》、《政府论》和《旧制度与大革命》。

如果感兴趣还可以找找这些著作的中英对照版。

5.《洞穴奇案》
这本书主要是给美国法学院和国内某些法学院新生用的。美国法学家富勒假设了一个五人去洞穴探险被困的场景,为了活命有人提出抽签吃一个人以救活其他四个。但是首先提出抽签方案的人在抽之前又不抽了。其他人却执意抽,恰好抽中这个人。四个人最终获救,以杀人罪被起诉判刑。富勒由这个场景,写出五封依据相同的事实和法律,却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的判决。本书作者萨伯也是法学家,在富勒奠定的基础之上,给出了另外九位“大法官”的判决意见。
(有没有宝钻版啊哈哈哈?)

二、教材
只列出有指定用书的必修课教材。
需要说明,法条每年都可能变,这些是N年以前的教材,不一定适用于现在,一定要找最新版本的。
如果不作为专业学习,不建议购买实体书,除了厚重,还会过期。可以去借。
某校的本科生教材和研究生教材几乎是一样的。以下大致按本科生学年课程分类。同一书名之后括号中标注的内容指该学年学习的部分。

(一)第一学年
1.《法理学导论》舒国滢主编,北大出版社
2.《xian法学》焦洪昌主编,北大出版社
3.《民法学》江平主编,法大出版社(总论部分)

(二)第二学年
1.《中国法制史》朱勇主编,法大出版社
2.《法律英语》高等教育出版社
(我手里只有这一本的部分复印件,不知道主编,疑似张青。上淘宝查过也无法确定。第一个单元是Legal System,第六个单元是Tort Law。说是英语其实就是用英语讲的美国法……)
3.《民法学》江平主编,法大出版社(债法部分)
4.《民法学》江平主编,法大出版社(物权法部分)
5.《刑法学》曲新久主编,法大出版社(总则部分)
6.《刑法学》曲新久主编,法大出版社(分则部分)
7.《商法学》赵旭东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总论与公司法部分)

(三)第三学年
1.《法理学原理》徐显明主编,法大出版社
2.《民事诉讼法学》常怡主编,法大出版社
3.《民事诉讼法学》宋朝武主编,法大出版社
4.《刑事诉讼法学》樊崇义主编,法大出版社
5.《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学》张树义、张力著,高等教育出版社
6.《国际法》马呈元主编,人大出版社
7.《国际法(影印版)》马尔科姆·N·肖,北大出版社
8.《知识产权法》冯晓青主编,法大出版社
9.《经济法学》漆多俊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

(四)第四学年
1.《国际私法(英文版)》霍政欣著,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
2.《追索海外流失文物的法律问题》霍政欣著,法大出版社
3.《国际经济法》王传丽主编,法大出版社

四、其他
(一)公开课
其实这一部分列出的课程是有书的,但是对于我这种懒精,显然是作者自己讲课更好。
1.公正
哈佛公开课,桑德尔主讲,网易公开课有资源。
(建议调下速到2倍,不然容易睡着……但是真的是讲得好啊,那段时间三观持续崩溃,各种打脸震撼,到现在都有准备再刷一遍的冲动。第一遍看完就是觉得自己对好多概念的理解都太肤浅了,都是加了很多日常生活的想象的,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有时候还会发现自己的迷之逻辑。经常就抱着腿在想为啥我在这个问题这么想,换类似场景又不一样了,这到底有什么区别,是什么促使了这种变化。还有个收获就是知道了不少名人的全名哈哈哈,比如康德(X)。其实我去听过他一次讲座,但是被他虐过以后似乎觉得没啥新意了哈哈哈都感觉得到他下一段要讲什么那种,还是这个粮丰盛。)

2.法律逻辑
中国政法大学公开课,王洪主讲,B站有资源。
(其实有一个前导课程叫《逻辑导论》,就是各种命题推理算算算。其实没这个基础似乎也可以上哈哈哈。会讲一些奇葩案例,他有一句名言就叫,“这个案子,灰常的雷人。”)

(二)案例
1.北大法宝
常用数据库,案例丰富带解析带文书模板(虽然英文模板还是要找westlaw……),但需要注册充会员。部分高校和单位买了数据库供师生用。所以热情推荐下面这个:

2.中国裁判文书网
常用免费数据库,实现了“判决书上网”。如果你们搜索一些奇怪的关键词也是有的噢~

(三)电视电影
1.今日说法
大家大概都看过吧就不多说了。

2.波士顿法律
Boston Legal简直神剧,适应了Alan的语速以后再也不怕被怼却没听清了,辩护也很好玩……里面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案子和让人惊叹的法理。不过看的时候需要几袋去污粉,有的段子就是刚听没啥,突然一想就:???

3.罗生门
虽然长节奏慢,但是真心有意思噢。和之前那个洞穴奇案不一样,这里的事实都有N个版本,生活事实和法律事实是有区别的。

4.玫瑰之名 
根据书改编的,中世纪一个修道院里的事情,还挺扣人心弦的!电影有差不多两分钟(我感觉)的车。这个片子竟然是从刑诉课上传出来的……

post scriptum(假的)
最近在备考CPA炒经济法冷饭,发现了不少当年学不明白现在突然觉得有意思的点。其实很多东西都忘了,法又随时在改。反倒是刚入校的时候听过的迷之句子,记得很顺溜。在此列出与君共勉。
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长青。

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你。

好猎人要比狐狸更狡猾。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

挥法律之利剑,持正义之天平。

程序优于实体。

是非属事实判断,而善恶属价值判断。是非容易辨明,而价值难以定论。

【游戏】迈荣2048

又到了一年一度中毒的时候了。
https://2048.malash.net/dd524e1f2ea6bce3

问卷第6问

6.3号暗恋5号,一次醉酒后向ta表白,你觉得3号会说什么?

迈荣暗恋瓦尔妲,一次醉酒后向瓦尔妲表白,你觉得迈荣会说什么?


感觉我要拆CP了……迈荣竟然暗恋星后,看在埃昂威已经拉了星后和瑟爹CP的份上放过她吧。


“我一点都不醉!”迈荣还在奋力扑腾,企图爬上长桌去抓那一瓶酒,差一点就把烛台拽倒。

“差不多了别喝了,宝贝啊,听话。”邻座的库茹莫眼疾手快制止了他。同僚拉扯迈荣的衣袖,想要让他平静下来。

“谁是你的宝贝!”愤怒的迈雅挣扎开来,挥出软绵绵的一拳,却明显扑了个空。他支撑不住,只好趴在桌上。洁白的衣袍染上了水渍,头埋进了碗里,里面传出含混的吼声,“谁傻谁才听话!”


欧络因暗暗笑着,平时骄傲自持的迈荣竟然当众醉酒,简直难得一见。如果不是在这种庄重的场合,他多半要乐得蹦起来。少年边吃点心边瞄了一眼主位端坐的曼威,等候他的指令。


曼威似乎丝毫不受困扰。毕竟迈荣闹够了,看起来这会儿他要欢快地溜到伊尔牟的花园里去了。一个用餐具当枕头的迈雅不会对欢宴构成什么威胁。于是他们继续谈论和歌唱。丰收的盛筵总是充满欣喜,每一个参与者都面带满足和欢乐。


也包括醉得不轻的迈荣,虽然昏昏沉沉的,但还是很高兴。他睡着睡着突然坐起来手舞足蹈,念诵一些诗歌和戏剧台词。另一旁的欧西赶紧递过来一个水杯,里面加了蜂蜜。很好的醒酒饮料。


然而迈荣根本没喝一口,他捧着打磨光滑的杯子,杯壁上映出了他自己的形体。真美啊,迈荣低声呵呵笑着,这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他?执拗的火焰又腾起来了。迈荣看着这个倒影,熔金一样的头发,微微湿润的双眼,鲜妍如玫瑰的脸颊,白雪一样的衣袍。


对方在对着他笑呢,看起来更美了。他甚至被这种极端的美丽感动了,他觉得有泪淌落,那种自然的充满狂喜的无法抑制的神圣体验。这是一个迈雅,他知道。显而易见,他很美,那么肯定就是一个迈雅。迈雅的意思即为“美丽”,不是吗。迈荣的思维迟滞了,他的逻辑混乱了,然而他还在努力驱使它们转动。他缓慢地思考着。这是奥力的迈雅吗?他在工坊里、矿洞里、幽深的地心里看到过这样的颜色。不对,那双眼睛,湿漉漉地注视着他,那么纯洁无辜,好像又充满悲悯。他是涅娜的迈雅吧。然而对方皮肤的色泽让他想起雅梵娜的花园,而他的衣饰如同埃昂威所有。


直到这时,迈荣才反应过来,这不可能是奥力的迈雅,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应该很早就见过他。他现在开始对这场宴会心存感激了。他太喜欢对方身上的光芒了。


他一直喜欢那些亮闪闪的东西,那些璀璨的小玩意,他觉得那是自己灵魂的颜色。


告诉我,你侍奉哪一位维拉呀。他朝对方行礼,瞥见对方同时回礼了。“我是奥力的迈雅,我还没有见过你呢。”


然而对方不说话,只是对着他笑,这让他有些不耐烦,甚至有些恼火。他本能地抓起旁边刚斟满的一壶酒一饮而尽。嘿!嘿!那是我的酒!欧西抗议到,顺手将那一杯蜂蜜水强灌给迈荣。


他问欧西,你递给我这杯水以后,来了一位迈雅,金发白衣,如此如此,他是谁家的?欧西迷惑地猜测,谁?埃昂威吗?迈荣摇头,埃昂威我认识,不是他,是另外一位。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归属。


欧西瞪大了眼睛,像是一条受惊的鱼,竟然还有你不认识的迈雅,真是千古奇闻。迈荣盯着他,说,这,这有什么奇怪的。突然从欧西的眸子里看到他提及的那位迈雅。


啊!他在你这里,迈荣拍着手很兴奋。我找到你了!他说。欧西回头一看,一切如常。再看看迈荣攥住的水杯,顿时明白了。欧西向着对面的欧络因使眼色,又倾身拽了拽库茹莫,偷偷交流着他的最新发现。


迈荣可真自恋哈哈哈哈!他被自己的倒影迷住了哈哈哈哈!


然而迈荣的兴趣很快转移了,他全然忘却了刚才那位陌生的迈雅。在欧西扭头看身后的那个空档,他本来直视欧西的目光未有转移,就直接投射到高居主位的瓦尔妲身上。


啊,她真美!瓦尔妲头顶以星辰为冕。一袭盛装如同天幕,星云绽放其上。她形体的边缘有些飘忽,逸散出一些明明灭灭的星尘。这让迈荣深陷沉迷了。


燃灯者举起酒杯向参与者们致辞,祝愿他们享受美好的岁月,宛若举起了一盏明灯。她往高空泼洒出酒液,它们凝成了一个个微小的星体,缓慢地旋转升腾。为了纪念这次盛会,她说,希望这些新造的星光为一亚添彩。


宴会厅想起了热烈的掌声、赞叹声、喝彩声。不少埃努唱起歌来,沉浸在激烈的感情里。几乎没有谁注意到迈荣终于爬上了桌子。他一路喝掉了几瓶酒,让欧西的蜂蜜水的功效变得微乎其微。


渐渐地神灵们注意到迈荣的异常举动,大厅安静下来,然而迈荣努力地爬到瓦尔妲的面前,跪直身子张开双臂赞美她。然而皱巴巴的衣服和无意带起的水果让这赞美显得有些滑稽。


“您真美!”迈荣赞叹到,虽然醉酒让他的话语破碎,但是他还是坚持说了出来,“您的光芒……太,太明亮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您……被称为维……丽,比起力量……我更应该……赞美您的面容!您应该是……一位……迈雅!”


(戴隆大觉得曼威会命令埃昂威把迈荣拖走强行让他回家睡觉。我觉得好萌哈哈哈,并且超有道理啊,众所周知醉酒的人超难搬运的啊,估计也只有埃昂威才搬得动嘎嘎。想想被强行拽走还在各种说可爱的疯话,毫无威胁力地反抗的迈荣简直太好吃了!)

问卷第5问

1号和2号有一个孩子4号,你觉得这个家庭融洽吗?

曼威和埃昂威有一个孩子米尔寇……融洽吧……鸡飞狗跳的那种融洽。


这里依然是埃昂威太子设定哈。同样很雷。


曼威从繁杂的卷宗中起身,望向窗外,雪山和云彩亘古不变。

铁面无私的曼督斯坚称必须对米尔寇科以重罚。黑袍的维拉历数魔苟斯的累累罪状,竭力论证罪魁祸首无法信任不可饶恕。曼威过于正直和善良,理解不了如同深渊的邪恶力量。他托起一片雪花,神色有点迷茫。他询问灵魂的审判官,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与米尔寇同出一源,我却看不透他的心,哪怕他的面容与我相似。”


“收起您的怜悯吧!摒却那些无用的同情!”纳牟说到,“我与伊尔牟同出一源,却没有他的非凡灵思,而他也无法承受我面临的重负。”


曼威转头望见侍立一旁的埃昂威,假如米尔寇也能像埃昂威那样乖巧(划掉)温和就好了。


然而他心知一如赋予了每一位埃努独特的命运。大君王摇摇头,觉得出奇地困倦。


他仿佛进入了一个场景,那里还是他熟悉的殿堂。华丽的帷幔从高处垂落,巨大的花窗透射出明丽的光辉。他看到埃昂威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看一本书,便走过去轻唤,我的孩子。


埃昂威抬头看着他。少年有着湛蓝清澈的眼。“他在这里。”埃昂威指了指一旁,曼威才注意到那里有架精致的摇篮,里面躺着一个熟睡的婴儿。


“这是?”他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经历过,也喊不出这个小生命的名字。


“你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埃昂威回答他,脸上没有一丝不悦。


“很好。”梦里的曼威点点头。


时间像是在曲折的河道里奔涌一样,扭曲得诡异。然而他们看起来习惯了这一切。曼威伸手想抱起他的孩子,婴儿突然睁眼拽住了他的手指。大君王竟然一时无法挣脱。


“他真强大。”曼威对着埃昂威说。后者合上书本站起来,全身笼罩在蓝紫的光辉中,转瞬手中捧着一只蓝歌鸲,“您不能就这样直接唤醒他。”小鸟开始歌唱,婴儿又陷入睡眠。


曼威这时可以放心地抱起他的孩子了,然而在他接触到婴儿皮肤的一瞬间,情景破碎了,转移了,重组了。他看到了一个很活泼的小可爱爬上爬下。那还是他的孩子。


回来。他对着攀在屋顶上的儿童招手,小坏蛋骑在吊灯上荡来荡去。沉重的链条嘎吱作响。他的孩子已经敲碎了一盏吊灯,又跳到另一盏上面了。曼威召来一阵风想要把他带下来,然而小坏蛋把灯上的火光拈起再扔下,他和埃昂威不得不四处躲避流弹的攻击。


突然烟尘滚滚,光斑浮动,吊灯坠下,大地震颤。他的孩子已经长成了看上去和埃昂威差不多一般年纪,从残骸中挣扎而出,金属的长链环绕周身,碎掉的水晶散布在他乌黑的长发上。


曼威突然惊觉,想起他的伴侣瓦尔妲,星辰之后瓦尔妲。


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梦,但是此刻他不想去询问伊尔牟缘由,反倒是想继续看下去。


他举起权杖,其上的宝石光辉流曳。大君王指着阴影中的躲藏者问,“汝为何人?”


少年哈哈大笑,笑声越来越恐怖,他的身形也越来越膨大,布下的阴影也越来越厚重。“我是你的孩子,你刚刚还抱过我呢!怎么转眼就不认识了哈哈哈哈!”


曼威心中一凛,你又是谁,他在默默地问埃昂威。


我是你的孩子,你的仆从,你的剑。埃昂威拔出长剑,寒光闪烁其上。他立刻调转剑的方向,让曼威能方便地握住手柄。


曼威并没有伸手去接。他挥挥手,长剑一瞬间粉碎了,灰尘随着风飘出了窗外。他看到埃昂威惊诧而略带悲伤的眼神。


他是谁。曼威走近埃昂威,双手抚上迈雅的肩头。埃昂威的形体在融化、在消散、在纷飞。空中只留下他的声音,“尊敬的大君王啊,这由您定义。我确信您已经有答案,只是不愿意去试验罢了。”

问卷第4问

如果6号当着7号的面向8号求婚,8号和7号会怎么想。

如果阿瑞恩当着瑟兰迪尔的面向莱戈拉斯求婚,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会怎么想。

迈雅的礼仪细节就不用纠结了,在戴隆大的安利指导下,我认同迈雅不经允许直接进别家门也许在他们那一个圈子里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在这个季节,密林略微有些暖意了。山上的白雪开始化了,水流变得湍急。艾斯加洛斯的居民兴高采烈,踏着颠簸的木船奋力抵达渡口。小孩子们头戴鲜花从杂货店涌出来。“我们要去森林摘蘑菇啦!”他们笑着跑开。

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热流,这将会是又一个平静的早晨。这一天,阿瑞恩没有按照以往的航线东升行进,而是起航不久就迅速下降。她将船泊在一片云里,自己一跃而下踏入了森林。

她的金发是火舌,灼得苍老的树皮有些噼啪作响,青苔散出奇特浓烈的气味,储存在山洞中的坚果飘散出经焙烤的甜香。她换上了流金织就的衣袍,白皙到透明的手臂带起了热浪。有些小动物以为到了酷夏,纷纷探头出来寻觅度过秋天的食粮。迈雅赤足走在林间的草地上,行经之处,瞬间浆果累累夏花盛放。

密林之王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世界在变化。他并不担心,因为他觉察到这股力量来自光明。但国王难免好奇,他看不清强光中的脸,心里猜过好几个名字又一一否定。不是索伦、不是米斯兰迪尔、不可能是盖拉德利尔。这汹涌热烈的炽焰像是阿瑞恩亲临。

瑟兰迪尔前去找莱戈拉斯。王子早在潮热中踢开被子起来了,他换上了浅蓝的夏装,持弓藏在窗边,企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我的孩子,”瑟兰迪尔走向他,“我们的国度迎来了一位迈雅。”

“米斯兰迪尔?又来兜售烟花火炮了吗?”王子还是盯着窗外。

瑟兰迪尔笑起来走到他身边,指了指天空,“你难道没有发现,天上少了什么吗?”

“除了飞鸟,好像什么也不少。”年轻的精灵肯定地回答。

“如此炙热天上却没有太阳。”瑟兰迪尔摇摇头。

“热得就跟太阳落到我们的森林里一样。”莱戈拉斯接着说,突然间就明白了他父亲的意思。

阿瑞恩的确来了。

她的脚步渐近,石筑的宫殿墙壁在升温,酒窖里的珍酿有了微小的变味,泉水腾出了珍珠般的泡沫。她的声音不需凭借空气就直接传到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的脑海里。

“我,维林诺的阿瑞恩。前来请求您的应允。”

他们快步从台阶上下来的时候,正赶上迈雅刚刚停步。她立于阶下,双臂交叉在胸前,一手抚一肩微微低头鞠躬,收敛了环绕身侧的烈焰和光芒。她浅金的卷发披散在肩头,发梢透出微红如同丝丝火线。脸庞略圆,异常光洁明媚,透露出青春愉悦的神采。一双流淌波光的金眸和发色十分相配。胸前缀着一颗硕大的白宝石,裙上的金丝垂落在地。她的双足不再直接触及青色的石砖,而是被一双精致的绑带凉鞋妥善地保护,其上的光辉如同正午水井中颤动的碎银。

“我听闻到您的心愿,您在暴虐残酷的卡拉兹拉斯呼唤我,找寻我。”她转向莱戈拉斯,“我早早地注视着您,长久地倾慕于您,当时难掩心中狂喜几欲为您融开一条大道。”

迈雅轻轻摇了摇头,伸手缓缓摊开一枚银戒一枚金戒。“然而那时我事务紧急,您也重诺在身。只得等到此时拜访。在胜利的曙光中,在中洲的土地上,让我们结合吧。”

莱戈拉斯惊呆了,一时不知如何回应。他不是第一次和迈雅打交道。他见过随心所欲的米斯兰迪尔,见过残暴古怪的萨鲁曼,甚至和隐居在森林深处的褐袍都搭过话。他听着美丽安的故事长大,被莫瑞亚地底的炎魔吓哭过,还在黑门前叫阵过索伦。但是这一切都不足以帮助他好好消化阿瑞恩传达的那些信息。

阿瑞恩见莱戈拉斯瞪着双眼的惊奇表情,开心地笑了。她用另一只手点出一团火焰,恰如一朵盛开的花。迈雅让它漂浮在空中,维持在随手可取的高度,再把戒指置于其上。

她对着面色毫无波澜的精灵王,“我祈求您的理解。”

“我理解。”森林之王颔首,随即轻唤了一声莱戈拉斯。

“如果双方都愿意的话。”瑟兰迪尔说。

莱戈拉斯回过神来。“您很美,也很强大,”他斟酌着用词,“我很欣喜,您在关注着我。”他看到女神笑得更灿烂了。

“但是,”他的语速有些慢,很明显正在咀嚼推敲词句,“很遗憾,世界在变化,变得太快了。哪怕是您这样伟大的迈雅,可能都不会知悉事件的全貌。”

“我已经订婚了。我爱她。”他终于说出了口。奇妙的是,尴尬和矜持在这一瞬间全部消失了,这完全是一件值得自豪和兴奋、可以光明正大对全世界宣称的事。

女神眼中流转着汹涌的情感,像是熔金在激烈地喷涌奔流,但不多时就消散了,一切变得平静,如同一滴水融进大海。她点点头,发出爽朗的笑声。“看来我今天误点两次啦,”她望了下云中的飞船,它还停留在密林的东方。

“祝您好运!并请接受我的礼物!带给那个幸运的女孩子吧!”她指指那两只戒指,俏皮地向精灵眨了眨眼,飞身踏向天空。

“你在雪山上说了什么?”瑟兰迪尔问,抬头看到阿瑞恩飞快地在空中行进。

“我说,我去找太阳了……”小精灵很无辜。

问卷第3问


如果4号去玩阴阳师,ta应该是非洲人还是欧洲人

如果米尔寇去玩阴阳师,ta应该是非洲人还是欧洲人

欧,就算开始是非,也能变欧。


蘑菇安现代AU,丧病OOC高能预警

哈哈哈这一篇里的脑洞也有戴隆大 @树影Dairon {已被安纳塔拐走} 的。


米尔寇最近迷上一款叫阴阳师的游戏,每天沉迷画符,连家务也做得匆忙了。被单往洗衣机里胡乱一塞,从卧室到阳台的几步都捧着手机。迈荣在厨房里做菜赶猫,问他玩的什么游戏,这么有毒。


“阴阳师!”米尔寇大喊到。


“营养师?”迈荣把几只猫从头顶扒下来,想着米尔寇正值壮年,离退休还远着呢,怎么都沉迷养生了。不过,健康嘛,总是很重要的,养生不应该分年龄,很好很好。迈荣满意地想着。只是这种天天窝单人沙发里头顶三个充电宝疯狂玩手机的养生方法过于独特了。跟熬夜喝枸杞茶、雾天跑步没太大差别。


“这个营养师,要怎么玩?”迈荣吃完饭,捧着一个暖手宝蹲在米尔寇对面的长沙发上问。“画符!”米尔寇抬头望了他一眼以示尊重,但是手指还在疯狂划拉着屏幕。噫,现在的游戏都这么高端了吗。迈荣盯着米尔寇的手势琢磨了一会儿,强行看出了若干个分子式。


对方丝毫没有起身洗碗的意思,可迈荣实在无法忍耐乱糟糟的餐桌。“呃,要不这样,我去洗吧,你一会儿喂一下猫。”


“行行行好好好!”回答得倒是爽快。


等迈荣唱着歌儿洗完碗顺便把晚餐食材也准备好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昏厥过去。米尔寇答应的喂猫,就是撕开一袋猫粮,往地毯上一搁,然后端着手机沉浸在游戏事业中,根本不管脚边群猫打架。关键是!!!那个袋口,他撕得一点儿也不齐啊!强迫症患者迈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不适,不得不亲自出动把那袋猫粮拎起来,顺带扯出了一只把头扎到袋子里觅食、只露出尾巴的小猫。


“格劳龙!给勾斯魔格留一点!”迈荣提溜着小猫的脖子说到。小猫可怜地喵了一声,毫不客气地糊了他一脸毛。


“留一点!留一点!”他家的鹦鹉瑟林威西不知道怎么飞起来了,站在吊灯上挑衅似的学舌,扑下来一阵灰。等下,吊灯灯泡好像也被啄坏了。迈荣绝望地闭着眼。头白洗了,发膜白做了。一定是今早米尔寇一边玩手机一边给鹦鹉换链子却忘记扣上,才把这个妖孽放了出来。


这游戏瘾过于严重了。迈荣决定冷静一会儿,迅速离开这个鸟飞猫跳的场景,抓紧时间享受得来不易的年假,消气以后再找米尔寇谈谈。他待在书房里不出来,留了一条门缝就想看看天黑以后米尔寇发现没灯作何反应。夜幕一寸寸地降下来了,迈荣也觉得越来越无聊,索性拿起抹布开始擦桌子。突然响起了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大概是米尔寇在找灯泡。外面剧烈地闪了几闪,米尔寇大叫起来。


“啊!”


迈荣冲出去一看,米尔寇一手捏灯泡一手拿手机正在进行危险操作。换灯泡,应该先把电断了!!!直接上手换,他是疯了吗!


“中了!!!抽中了!!!”米尔寇兴奋得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


中什么了?中奖了?中新股了?怕不是中风了……迈荣拉了电闸把米尔寇喊下来,黑暗中只有手机屏幕发着花花绿绿的光。


“我第一次抽中了SSR!”米尔寇手舞足蹈,差点踩到地上的旧灯泡。


“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你现在除了打游戏,做其他事情都不专心,我们还不如找个保姆呢!”米尔寇一个劲地点头,说找找找,还在徒劳地点屏幕,丝毫没注意到他家的WiFi也被断了。迈荣把早就干透的抹布一扔说,现在哪儿那么好找,好的保姆早就被请完了,要找只能找楼下救助站守门大叔贝伦那种。然而米尔寇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说好好好找贝伦钱我出。


迈荣立刻赌气似地咬牙切齿,“请就请!”


隔日,贝伦大叔就上门了。这个月他没夜班,休假也多,正好可以到米尔寇和迈荣家里干活。主要任务是帮迈荣分担厨房里那堆事儿。迈荣可不能让外人帮他们洗衣服被单,谁知道里边会不会混杂着什么奇怪玩意。贴身的,还是自己处理放心。


大叔看起来饱经风霜,然而很遗憾,他的经验值并没加到料理内务上。悲惨的是,迈荣他们吃一次饭要用无数的餐具,贝伦想用洗碗机,然而这台机械在几天前因为米尔寇边玩手机边使劲塞餐具企图强行洗涤被搞报废了。据说那天大叔忙活到十二点,回家发现自家门锁了,手机忘救助站了,被迫徒手爬上三楼翻窗进去。


然而贝伦还会面对更大的挑战——那群猫。比如他刚来不知道水深,没有一进厨房就关门,当他清理烤箱的时候突然冒出好多猫,有跳到他头上的,有拿爪子捶他的,有在他腿上窜的,有几只甚至把还剩的羊腿叼走了。他立刻站起来赶猫,挥舞着铲子企图自卫,然而这些猫简直有恃无恐,他刚要抓到一只,另一只就在扯他的围裙。他把小猫从胸口摘下来,大猫就蹲在刚洗好的案板上歪头看他。他被猫搞得晕头转向,猫就是故意和他做对。撵猫的时候他一转身,一不小心,手肘就撞到了那一沓瓷盘。


惊天巨响。


好在这俩也没怎么难为他。因为米尔寇沉迷游戏无暇顾及,迈荣又不想当着米尔寇的面发作。追根究底论及背锅也有迈荣的一份,毕竟作为雇主,他没有尽到充分的告知义务,没告诉贝伦有恐怖的猫群嘛。


“你睡了吗?”米尔寇还在玩手机,轻轻踢了踢身边的迈荣。“没有。”迈荣双手拽着被子,迷茫地瞪着天花板,“睡不着。”


“是新来的保姆让你不满意吗?”米尔寇随口问到,打开攻略看一共还有多少个新角色。


迈荣内心咆哮了无数次你以为我是真想请保姆啊,都不知道夸夸我当了这么久免费保姆。然而还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还行吧。”


“要是不满意就跟他商量一下让他别来了。”米尔寇似乎觉察到对方有点不高兴。


事情就是这么奇幻,没等到他们辞退贝伦,也没等到米尔寇抽中第二张特别厉害的SSR,可怕的新角色就上门了。是的,半夜。


有谁,深更半夜,在门外,唱歌……还把他们家的门铃摁得震天响。贝伦被一群猫围殴了,回家被女友发现身上有猫爪子印,露西恩当即大怒,拉起贝伦就来讨说法。


经历了一番难以言喻的唇枪舌战刀光剑影,以米尔寇灰溜溜赔了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并被大叔的小女友从迈荣那里顺走一个西瑞安岛手办加上米尔寇头顶的一个充电宝而告终。


“你怎么能把我们最喜爱的西瑞安手办拱手相让呢!”米尔寇捶胸顿足,捏着迈荣的肩头来回摇晃。“今晚上只能玩四个小时的游戏了,她拿走了一个充电宝!”


“她有狗,好大的狗。”迈荣捂住自己的脖子,“它呼出的气都染我脖子上了,我怕她放狗咬我。那狗打没打疫苗都难说。”


“城里不是不让养大型犬吗!”米尔寇问。


“他们住郊区……而且不管郊区狗还是市中心狗,被咬一口有什么区别。”


米尔寇沉默了一阵,“明天我们出去吃吧,你别做饭了,不做饭就不用洗碗。”他忍着没说,出去开房吧,不在家睡就不用洗被单。


“算了,你那个营养师,里面有什么营养好吃的菜肴推荐吗,我觉得需要补一补修养一下。”迈荣叹气。


“啊?”米尔寇万分惊讶。


都三个月了,迈荣第一次知道了这个游戏叫阴阳师,不叫营养师。


怪不得我抽不中SSR!米尔寇想着,原来是迈荣完全不在状态啊。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念错名字会影响抽卡?!!你逻辑被猫吃了吗!不管怎样,米尔寇因为少一个充电宝被迫放弃的那两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并没有用来好好睡觉。


后果就是第二天迈荣也下了同款游戏趴床上玩。


再过了几个月,米尔寇黑了系统收购了某易买下了游戏走上人生巅峰,欧到极致。


“玩腻了,好无聊。”米尔寇扯了扯迈荣的头发,“要不我们来玩一个新的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