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深刻地认识到,一定要憋好了才搞事。
不然不管是点梗还是抽奖...
总有脑洞出来了文就写好了的错觉
总有搞了点点就马上弄好了的错觉

即使手速很快也不能这样
以前手速快不代表现在手速快
而且明明略忙就容易忘事
还有一些突发情况...

不过经历了这次大概我应该整一个流程出来,标准化的那种。
以后抽奖(估计就最近了)一定要先搞好奖品再发LO...
(恩还不一定有人看得上呢...)
话说我根本不知道LOF怎么抽奖...
因为抽奖只抽一个或者几个,然而点梗会有一堆...
感觉这样下去我要掉粉...

【生气】现在这什么情况?!

我平时很少转载的然鹅还是说一下吧。
1.欢迎入宝钻坑的小伙伴。
2.要个授权很难吗?如果说作者在海外我可以理解,可是TA有乐乎有微博啊。
3.就算暂时要不到授权,把作者名字写上去很难吗?
4.就算要不到授权也找不到作者,能说明一下吗?不声不响很容易被误解的。
5.我感觉LOF的各位小伙伴其实都还挺好说话的,至少我遇见的各位,碰上要授权,TA们都是各种愿意,甚至产粮的人反过来感谢白吃的人喜欢。(所以问着要了一般都会给的。)
6.LOF是有推荐机制的,除了打tag,关注的人推荐的东西也会出现在用户首页。被拿走图的太太们也不例外。TA们很大可能会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了不是自己的LO下面。宝钻圈小坑冷,互关比例非常可怕。
7.打tag如果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虽然很多图这里不少人看过好多回了),请到原作者主页里点赞推荐评论增加热度招呼大家一起看。
8.如果是想自己收藏,手机PC却存不了那么多图,可以使用(仅自己可见)功能,舔屏体验一点不受影响。
9.冷坑,就那么点人,刷热度没意思的,如果是为了热度请出门转热CP...那个积累起来比较快。
10.虽然同人作品在灰色地带,但是,同人作者和原作者之间的关系,和同人作者和无授发者之间的关系,是独立的不同的。TA们画同人,并不合理化无授发的行为。

随音-kaze:

不管入什么圈,在你用别人的图时请你至少po上原作者的名字。这是教养,也是做人的基本素质。


DandelionDragon:



我很生气!!!!




占tag致歉




短短两天已经出现两次有人发图不标作者出处!!!!




现在的新人【?】都这么肆无忌惮了!!???




我不是啥太太就是一个透明渣画手!




但我是真忍不住了!!




先是鹿子躺枪!我特么差点以为鹿子换号了去翻了关注!




她还好好躺在我列表里呢!




鹿子是个天使!谁动她打死算我的!




再就是白鸦太太!!!!




白鸦太太是我入坑女神!!!也是我熊费坑女神!!!!




虽然她爬去农药但她号还是活的啊!她还在我首页呢!!!!




是不是以为放老图就会没人认出来?




我告诉你我13年就在这坑里了!!!!(╬•᷅д•᷄╬)




别跟我说什么粉丝资格证!魔戒电影我从小学开始追!原著也是一书柜要不要我秀一下艾伦李签名啊?【(:3_ヽ)_】




说实在标个作者出处很难吗?




不知道的就说不知道啊ball ball you!




港真我特么还见过有人把我的银盖无授权转去空间又从空间转回lof还打tag!




我看见了!谁还特么给我调了色变黄了!!!??




忍了很久了!我忍不住了!


我觉得...下次满fo就不点梗了吧...

改成抽奖怎么样...(虽然还没想好抽什么...

【LOTR】卖艺

诡异的脑洞

AL友情向

看标题就知道OOC

 

莱戈拉斯掂了掂从密林之王那里顺走的一袋钱。嗯,现在已经不能叫一袋钱了,而是一个曾经装过各种金币银币的袋子,底下剩着明明白白可怜兮兮的几枚。

 

“阿,埃斯特尔,没钱了!”莱戈拉斯喊到,在荒原上大风可以把声音送很远。

 

埃斯特尔拎着兔子跑回来,朝着莱戈拉斯晃了晃他的成果。“你要钱干什么,一个月前我们就这么点钱,不也是活得好好的。”

 

他们晃荡了有一阵子了,或是追击半兽人,或是从过往旅人那里打探情报。他们甚至遇见了在北边骑行的双胞胎。埃斯特尔和莱戈拉斯对此有些惊讶,因为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伊姆拉崔军队的日常巡逻范围。忧虑写在每一位战士的眉间。而这也出乎双胞胎的意料。“即便是一位游侠和一位森林精灵结伴同行,你们的脚程也真够快的,都能够赶上我们可爱的小马了。”他们说。当然更令他们诧异的是,埃斯特尔跟离开时的精灵贵族少年装扮也搭不上边了。

 

“你说尊敬的埃尔洛斯殿下也会像这样吗?”埃洛赫望了一眼埃莱丹。

“这得根据父亲的反应而定。”埃莱丹镇定地回答。

 

这之后他们再次分离了。大概是因为之前的战斗已经打散了敌人的小股部队,一部分成为了乌鸦的晚餐,一部分还苟活着的也逃入了幽深的矿洞。荒野上很难觅得目标的踪迹了。而距离最近的村庄也有数日之遥。

 

秋风吹起的时候,荒野被棕黄的枯草覆盖,灰色的石头裸露出来,莱戈拉斯有时候会站在上面远望。而阿拉贡坐在阿尔诺王国的故地上,抽着烟草看零星散落的废墟。更多时候,他们在低压的黑云下奔跑,四处是单调重复的景象。候鸟早已飞往温暖的南方,就连可以帮忙传递消息的动物们也似乎销声匿迹了。天地间只有他俩,广阔得有些不真实。有时候感觉这种生活既非人类所属,也非精灵所有。

 

莱戈拉斯内心很感激埃斯特尔不知从哪个洞穴里面弄来兔子,然而他还是轻轻摇了摇头,指着西方,“你是想用兔子买消息吗?”

 

埃斯特尔这才想起来,他们行军了这么久,已经快要到达布理地区的边缘了。前方就是切特森林浓密的阴影。

 

“不用担心。我在森林里留有一些备用的资金。”埃斯特尔说,“如果还有盈余,你愿意陪我去斯台多的霍比特人那里搞点烟草吗?”

 

“如果我回答不愿意呢,你还是会自己去的。比起烟草燃烧的气味,我更愿意呼吸来自森林的清香。”莱戈拉斯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此时照耀他们的星光也及于北方的古老国度。“不过我对霍比特人本身还是挺感兴趣的,曾经有一位霍比特人路过我的国家,不去回访一下似乎也说不过去。”

 

“另外我要提醒你,钱真的够吗?”

 

“你在担心什么?”埃斯特尔翻烤着兔子,“如果大手大脚地花钱,就算是一座孤山都不够。”

 

“嘿!”莱戈拉斯抗议,“被称为大步的人明明是你吧!”

 

然而莱戈拉斯的忧虑变成了现实。埃斯特尔为了方便取用,把钱藏在了森林靠近道路的一侧。此时这片区域已经经过了砍伐和开垦,零零星星地分布着一些农田。他们悄悄地靠近,对着星辰和界碑计算方位,企图找到当时存钱的罐子。

 

“我觉得,你的钱罐可能被人挖走了。”莱戈拉斯弓着身子低声说。他打着手势,在黑夜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小贼。“天亮之前我们得把这一块都翻个遍,”埃斯特尔回应到,“定位不精准,或许换一个位置就找到了。”

 

“不用了,天亮之前我们得把作物都移回原处,”莱戈拉斯递给埃斯特尔一把东西,破碎的陶片,丝袋的纤维,还有几个残存的硬币。“接受现实吧,我的朋友,我们没有钱了。”

 

“祝福那个幸运的人!”埃斯特尔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怎么办?”他们异口同声。

 

或许可以再去打一波半兽人搜一些装备来卖,但是他们很多天都没有遇到敌人了。或许可以当掉一些随身物品,但是埃斯特尔浑身上下只有必备的东西,总不可能把剑处理掉。莱戈拉斯倒是戴着一根精灵项链,然而这是瑟兰迪尔赠与的附有保护魔法的物品。埃斯特尔不能动这条项链,他无法想象密林之王的怒火。他甚至打起了莱戈拉斯的金发的主意。

 

绝对不行!

 

莱戈拉斯态度坚决。

 

于是他们决定一切等天亮再说,树顶凉风正好,星光绿叶相依。

 

“今晚不许唱歌。”埃斯特尔及时制止了小精灵。

 

对!或许可以让莱戈拉斯去卖唱!

 

布理镇中心围了一圈人,本地的居民,过路的客商,都凑头往里面挤。就连平日里最守礼节的霍比特人也不客气地推开大人族的腿,希望能距离精灵更近一点,尽管这只精灵周身都发散着生人勿进的光芒,他们并看不清他的面庞。但是有谁能拒绝这样的天籁呢?埃斯特尔铺开斗篷,莱戈拉斯就坐在一个墙垛上唱歌。有通用语的歌曲,也有森林精灵传统的小调。渐渐地,他们的钱袋满了起来。

 

埃斯特尔非常欣喜。“够了,”他说,“再唱一首宁洛戴尔之歌的工夫,我们这几个月的路费都不愁了。”

 

“好的,宁洛戴尔之歌。”莱戈拉斯用精灵语说到。

 

于是他唱了起来。苍翠的森林莺鹊啼鸣,河面上浮起淡淡的白雾,精灵少女踏过沾露的花朵,港口的白船静待起航。

 

歌声戛然而止。

 

“对不起我忘词了。”莱戈拉斯说,“这是一首悲伤的歌,我也不愿意哼下去了。”

 

莱戈拉斯会越唱越忧愁,于是不同意继续唱歌赚钱了。“这些歌曲有着重量。我的心中充满了悲戚的云彩,恐怕布理的阳光也暂时无法驱散。再说,总不能一直让我出力,你也得想想办法。”

 

埃斯特尔心想,总不能和辛达精灵比歌声,也不可能挥剑比划比划,那么只能卖力气了。

 

“好吧,”他用剑鞘在泥地上刻了几下,留下字迹,卖艺。“我的力气非常大,可以单手就把那边那位旅客举起来!”围观人群哄笑起来。埃斯特尔为了证明所言非虚,走过去就把莱戈拉斯拎了起来。后者回过神来挣扎了一瞬就安静了。

 

“你在做什么?”莱戈拉斯压低声音问。

 

“出力。”埃斯特尔回答到,顺手把精灵抛起来换另一只手接住。

 

围观的人们中不少都叫起好来。不过有几位老者上前表示,他的力气的确大于常人,然而他的同伴看起来身材纤细,因此也不是什么特别令人惊奇的事情。这几十年近百年间经过布理的力士多了。

 

“要是反过来才稀奇呢!”有小孩子接嘴。

 

“就是就是!”人们呵呵乐着。莱戈拉斯闻言就翻下来,刚着地就用一只手把埃斯特尔举起来。

 

“是这样吗?”他骄傲的表情里面带着坏笑,托着游侠转了一圈,方便每个位置的人都能观察到埃斯特尔惊恐的脸。

 

“哇!”人群爆发出赞叹,他们不得不把烟草袋拿出来装钱。甚至有儿童摸不出零花钱,就把棒棒糖塞进了莱戈拉斯的嘴里。

 

“哼!”莱戈拉斯叼着一把糖,和埃斯特尔各提一袋钱,叫了一辆马车,抓了一把钱给驾车人,再把他赶下去,就去斯台多了。

 

“但是,我们是不是做得过了?这样似乎暴露了我们的身份。”埃斯特尔忧心忡忡。

“呵,出卖我的时候你就没想过会暴露吗?反正别人看不清我的脸。你的脸上黑乎乎一坨,估计也没有人看得实在。这可都是你藏钱失误惹出来的事情。”莱戈拉斯顿了一下,想了想,“不过你会再换一个名字一个身份对吧?”

 

“嗯,也许下次你可以装扮成我的妹妹。”

 

“埃斯特尔!”

 

 

 

【一句话番外】

 

莱戈拉斯已经离开宫殿去往北方之后,瑟兰迪尔才发现这个可恶的小精拿走了他精心收藏的各国货币,都是特殊年份制造或是纪念币,总之面额不大但是很有珍藏价值。

【密林父子】如何哄骗儿子

这是个莫名其妙的脑洞。次元都是乱的。

莱戈拉斯正在图书馆看古卷玩,正好掉落了一张纸,记录着精灵语言变迁史。他一看有个什么昆雅,就来了兴趣。回去问瑟兰迪尔那是什么。
大王咳了两声表示那是在庭葛王时期被禁止使用的语言,顺便发挥专业优势给叶子普及了一下政令的域内效力和域外效力,以及中洲流亡诺多转用辛达林的语言文化背景。
结果叶子听得晕乎乎的,最后来一句我就是好奇昆雅听起来是什么样的。
大王顿了一下使出了惯用伎俩,“辛达林是一门有历史的语言,昆雅也一样。至于它听上去怎么样,需要你自己去探寻。”
大王其实会这门语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话到嘴边没说出来。据不完全统计瑟兰迪尔精通几十种语言,毕竟有时候密林也没什么娱乐,自然需要找点消遣。
但是他想看看儿子的反应。
莱戈拉斯搜了一堆资料,鉴于他主要想了解听感,也就特别留意介绍里面有没有和某种语言类似的部分。
本来莱戈拉斯还是想系统学一下的,但是由于大家都懂的原因,密林暂时找不到能相互印证的资料,以及拖延症,所以叶子决定还是从周围下手。
叶子看到昆雅语介绍中被称为“精灵拉丁语”,于是叶子学了拉丁语,半个月都在变格变位中挣扎,感觉不太像。
甚至叶子还黑进了据说是这个次元的母版系统,找到了设定者留下的信息。
于是叶子结合设定者的背景学了威尔士语,Da iawn diolch明明有呵呵呵的小舌颤音或者是擦音,根本不符合精灵的美学,资料上说好的大舌R呢。不过叶子觉得Mae'n braf/oer之类可以强行类比Mae govannen。
叶子还学了芬兰语,加上一个记错资料捡到的冰岛语。
读到精灵说话像意大利人,语音也像意大利语,叶子还真跑去学了,成了一只语速超快手舞足蹈的精灵。“孩子的天真”满足了,“国王的庄严”略逊一筹,毕竟王子各种夸张的肢体动作称不上庄严。
叶子甚至想潜入另一个次元参加古代语言专业的入学考试,身份他都想好了,可以用一个叫奥兰多的英国人的,也许还能读牛津。
为了熟悉环境,英语是必要的。
直到后来他在荒野遇到了受过正统昆雅语教育的阿拉贡。想了想他学到的若干人类语言。
不像,莱戈拉斯评价到。
不过他在和人类就葡萄酒和烤肉的做法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猛然意识到自己用了对方的语言,突然就感觉到瑟兰迪尔似乎有什么谋划。

【经验】我如何应对ATM机吞钱

事情其实是去年的了,过程有些不愉快。今天突然想起,顺手翻了一下那个尘封的LO文,还是觉得...要不把解决过程写出来吧。


我知道LOF有不少在银行工作的人会提供更好的解决办法,也有可能其他小伙伴遇到了这种情况,但是比我机智多了。以下内容保证真实,仅供参考。


中心思想:不要怕...特别是对于长期没安全感的孩子,这个事情让我又一次认识到安全感只能自己给自己,有些话说得别那么实诚...别去整一些无益于事情解决的东西烦心。


前情省去,总之,LO主在光大银行的ATM上,用手里仅有的中国银行卡取钱,下了账,但钱被吞了。

第一次用光大银行的机器,它和其他几家我常用的ATM机流程不一样,是先取卡,后取钱。LO主不熟悉操作规范,加上扯卡用力不对,耗时过久,然后钱就自己回去了......

对的它并没有等我把卡弄出来再缩回去,我感觉大约十秒钟就被吞了。果真手慢无。

个精经验,这时候问在银行工作的近亲属,特别是不在上述银行而是在其他银行工作的人怎么办,是没有多大实际效用的。

即使对方在上班也是帮不了你的。

而且就不担心会被骂死吗.....

即使你脾气超好汇报起来也是花时间和精力的。

于是:

step1: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首先镇定,表情不要崩,保证安全。

(当站在人流里被嘲骂电话轰炸的时候,保持微笑和轻言细语给别人解释情况也许是可行的,但是谁能保证不流露出一丝信息呢...坏人那么多,这样略危险啊。)

step2:记下尽可能多的信息

记下ATM机信息,比如拍一张,有编号和知道具体位置更好。

(拍照的话还可以帮助确定吞钱时间)

step3:回到安全的地方

立刻离开人多嘴杂目光多的火车站回到安全的地方。(比如说自己的小窝,毕竟总不可能大庭广众地说这些)

step4:联系银行

银行的95开头的热线大家都知道吧,拨这个电话。

跟工作人员说(你不说系统和工作人员也会问你的):

1.我是XX银行的银行卡持卡人,账号XXXXXXXXXX

2.我于X日X时X分(大概时间段就可以,这是手机照片就发挥用途了),

在XX地方(不一定要说出具体网点名称,能够确定这台机器就可以了,比如我当时说的是帝都火车北站)

3.在XX银行的ATM机上(此处可以提供编号信息)

4.进行了XX操作

5.我遇到的困难是XX

(经过在此不详叙,就是账下了吞钱了)

需要说明,自己是想取XX元,操作取款XX元,实际账下了XX元,钱吞了一部分还是全部,这些信息要有。

工作人员会询问余额。

【但是绝对不会问密码的哦!】

6.我想要把钱拿回来,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注意:

也许热线会帮你转接信用卡中心的,如果没有,拨打对应银行的信用卡中心电话,并重复上述步骤。

卡片上也许有这个电话...

最好都问问。只拨热线可能只是记录情况,因为工作人员很可能刚刚毕业,还没有接触业务,人也不在帝都某个网点而是在某个基地,信用卡中心才是最终帮你解决问题的。

那么为什么还要打热线...以防万一嘛...


两个银行都要联系哦。


银行也许会互相“推诿”(大雾),说需要找对方银行。比如中行会说,不是我们的ATM吞你钱了,你找光大银行。光大会说,不是我们扣的你的钱,交易失败了应该找中行。

于是你确实需要找这两家银行热线&信用卡中心说明情况后,再次沟通

告诉他们,你已经找过对方银行了,对方的回复是blabla,然后他们就表示既然对方知道了就会去沟通核实blabla


别太担心,ATM有监控的,比如他们肯定看到了我巨傻地在扯卡,又懵逼地发现钱被吞了...


要是非常不放心总是有被害妄想的话,顺手录音也许会感觉安稳一些...但是...似乎没这个必要。


大概半个多月钱回来了...中行还打电话通知了。


祝各位取钱愉快。

1.界面太丑粮难吃——想删文——担心以后连黑历史的水平都达不到/没粮自产也能吃/万一谁回复我了呢——干脆自己可见好了——好麻烦还要一个个点——算了算了

2.想写文——写不出来——现在学画画来得及吗——画不出来——算了算了

3.想卸LOF——装回来好麻烦——干脆退出好了——下次用还要登录好麻烦——不退了就这样——算了算了

4.想开个新号分开屯东西——还要注册——没邮箱了——还要想新昵称——算了算了

随意吐槽

看自己十年前的文,好羞耻好尴尬啊。

读一个开头就读不下去,简直比什么羞耻play还要刺激...


那种诡异的时空交错感,其实明明过了很多年但是似乎还是能想到当时那种情景,又觉得这玩意我写的?我竟然写了这种东西?

看看内容不自觉地修辞押韵,中二...酸,想笑。

甚至...还有些微自己被自己羞辱了的感觉...捂脸。


以下脑洞...高能预警


如果一个和我一样心境的受,不需要对方什么手段撩拨了,单是限制他在书桌前,或是温暖干净的床上,给他念他十年前他也许自己都要忘了的不知怎么被攻君翻出来的尬文,甚至逼迫他自己念出来,就可以惹得他羞涩捂脸又急又气还忍不住笑尴尬到爆带着抖M的神情想要停下来但是欲说还休搞得涕泪涟涟了。

A说得对......(躺)

密林勤杂工A某:

票圈刷到一个只会挂科和钻营,最后终究没钻营上保研的人秀自己又跟着学校招生组回乡得瑟有感


当年曾经看过有人总结大学三大怪:被土豪叫土豪,被学霸叫学霸,被傻逼叫傻逼
亲身经历感觉十分正确,而且揣测再“好”的大学都不能免俗。就是一小社会,必经之路而已


选专业,还是随本心的好;选学校,还是这个专业强势的好(此处尤其划重点,某些听上去光鲜的学校可能在某些专业上很弱势;而且专业是否“强势”不是仅仅凭某个排名就能说明问题的→法学类排名至今看过四个版本,某些学校的全国排名能一下子出现在前三一下子掉出前十五我会说?跑出去找实习找工作最后发现居高临下面试你的合伙人都是“差”学校毕业的而且内心还觉得你是野路子是什么感觉2333


现在回头想想高中里对于选学校的概念还是too naive,高中老师一个劲地把人劝进清北和其他的985,肯定有对学生好的意思,但是自己想要冲指标做宣传也是不能否认的,他们也不会去管你就算压线进了那些相对冷门的专业但自己不喜欢怎么办。就说想读法学的学生吧,五院四系是啥?如果不是世家的话,不会有人给你科普的(再次划重点,看律政剧想要学法的趁早重新考虑,那些真的太不真实了。。


正好今天看见有人谈到填志愿就瞎扯两句,发在这个没人鸟的子博,反正看到了就是缘分233我就是个屌丝没有指点江山的能力和意愿,只是抒发一下感想而已

【中土惊喜系列】高考前讲话

突然想到多年前班主任啊年级组长啊校长啊会对高三毕业生有寄语,大致是“祝贺你们成人,希望你们在今后的道路上blabla”。
那个时候我笑点颇怪,虽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脑回路不可避免地拐到了另一个方向,成人哈哈哈哈终于长成人了!难道我们不是人吗哈哈哈哈!不对我还没18我还没成人我不是人哈哈哈哈哈!并且带动了一帮人狂笑。

要是现在回到那个中二的时刻,我估计会事后提意见,对不起,我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