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密林父子】童戏十题

如题,小叶砸和瑟爹的故事片段,有叶子妈妈乱入。

过节吃淡糖!不怕蛀牙!

绝对OOC 

1.滑梯

 

密林有一种特色滑梯,从高高的树木顶端盘旋而下,接近地面时有好长的一段缓冲,本意是保护小精灵,但看起来也很优美。尽管每次都要排很久的队,但莱戈拉斯简直乐此不疲。

 

最有趣的不是伴随着尖叫的加速阶段,而是有时快滑到地面就停下了,离滑梯口还有一段距离,他只要一噘嘴,或者一叹气,瑟兰迪尔就会马上过来,翻进滑梯,拉着他向出口,伪造出还在欢乐地冲刺的情景。

 

多年以后莱戈拉斯到了萝林,看到高大的梅隆树间优美的螺旋状的扶梯,不禁想到,好多滑梯啊。

 

只是,要是我从树顶上沿着扶手滑下来,Ada会吓坏的吧。

 

 

 

2.弹珠

 

莱戈拉斯还很小的时候,同龄的孩子间流行玩弹珠。大致就是在地上、桌上,反正任何他们可以占据的地方,画一个圈圈,参加者分成两组,轮流向圈内弹出,既要保证己方的珠子在圈里,又要把对方的珠子顶出去,最后圈内留下弹珠多的一方获胜,胜方可以拿走败方的所有珠子。

 

莱戈拉斯在哪儿,那一方就赢定了,于是他攒了好多弹珠。

 

但是没多久,他就觉得好无聊,除了四处赠送外,就把还剩下的无用的战利品随意地放在角落。

 

直到他生日的时候,瑟兰迪尔递来一份礼物,黑底的棋盘,秘银丝攒成的经纬,棋子全是用他送给瑟兰迪尔的弹珠做的。

 

 

 

3.洞穴探险

 

莱戈拉斯发现了弹珠的新用法。除了棋子。

 

他找了一颗比较大的,在上面钻了个洞,系上柔韧的丝线,那一头是个大大的线团。放在地上,就会往地势低的地方滚,隐约有莹莹的光亮透出,它是漂亮的宝石吗。

 

他按了按腰间的小刀,虽然只是削羽毛笔用的,但在黑暗中确实提供了很大的勇气,借着火光和岩缝里漏下的日光,他跟着骨碌骨碌的弹珠走去。

 

好像走了很久,好像走了很深,有着潮湿的霉味的空气淹没着太多,日光看不见了,火光也稀疏了,有些想念卧室的琥珀灯。但这是一次伟大的冒险,不能轻易就放弃的,再说,自己家有什么可怕的。

 

弹珠停住了,对着他好奇的眼。

 

爱尔贝蕾丝啊,他看到了什么。一个怪物,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另外半张,狰狞的烂着,好像马上就要喷出火来,烧灼着透出来的森森白骨。

 

在紧张和震惊中,他不敢呼吸,默默向一切神明祈祷。怪物似乎朝向他站的位置望了一下,随即毫无异样地转了转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倚在岩壁上。

 

还好没有被发现。禁不住心底的纠结,几天后,临睡前他对瑟兰迪尔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可怕的秘密,我们的地宫最底下,有个怪物。”瑟兰迪尔的脸上没有显出一丝恐惧或困惑,反而微笑着轻声问他:“什么样的怪物?想要一起去抓怪物吗?”密林的蜘蛛作证,通常,莱戈拉斯是很喜欢这类活动的。

 

令瑟兰迪尔惊讶的是,莱戈拉斯微微低下了头,闭眼再睁开,温和而坚定地回到:“不,不要抓他,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但我觉得,他是我的朋友。”

 

傻叶子,只要你愿意,我一直都是你的朋友。

 

 

 

4.战斗游戏

 

孩子们有着对战斗游戏奇怪而执着的感情。大一点的,刚刚拿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就兴冲冲地召集一众伙伴哐哐当当地练习起来。稍小一点的,也会拿着木剑比划比划。更小一些的,有样学样,捡起树枝也可以来战。

 

可是,让一些成年精灵感到好笑和疑惑的,是小精灵们“战斗”时发出的声音,呃,有的时候,可能说“音效”更好一些。每每这时,路过的成年精灵多半会驻足欣赏一下。他们小时候可能也是这样呢,但那是很久以前了,久到自己都可能记不清了。

 

“啊!叮叮叮!吼!”“埃,埃克,西利昂!”“呼呼!蜘蛛退散!”“丑半兽人!杀啊嗷嗷嗷嗷!”“咻咻咻,看箭!”诸如此类。

 

小伙伴都练累了回家了,莱戈拉斯还在坚持等瑟兰迪尔骑着大角鹿来接。当然,他到的时候,听到了莱戈拉斯饱含着战斗热情的各类奇怪的呼号。

 

“亲爱的,武器还在手里没有动,就喊出来了,不是会暴露你的打击意图吗?”

 

“哦,开始放箭了也不要开口,敌方会知道你的位置的,对于弓箭手来说,隐蔽是相当重要的。”

 

“嗯,不过,不得不说你的声音真好听。”

 

莱戈拉斯怔怔地看着他。

 

“宝石一样可爱的小叶子,我们再试一次好不好?”

 

莱戈拉斯搭了一支练习箭,瞄准目标准备发射。但是习惯性的怪叫就要冲出来了,他急忙又噘嘴又抿唇,意图把声音吞回去。可是还是呜呜嗯嗯地漏了一点呢。

 

“声音不要有,嘟嘴可以留着。”

 

莱戈拉斯的新习惯,一直保留到了魔戒战争时期。

 

 

5.恶作剧

 

莱戈拉斯喜欢搞一些恶作剧,尤其对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只要坐在桌边,就不知要工作多久。莱戈拉斯曾经偷偷观察过,他的动作就是:看文件,喝酒,蘸墨水,写文件,喝酒,看文件,叫加里安或者费伦,看文件,喝酒,蘸墨水,写文件……

 

某天,蓄谋已久的莱戈拉斯出动了,揣着一个小水晶杯摸进门去,把酒杯里的多卫宁和瓶里蔓越莓和胭脂花混合制成的墨汁,调换了。

 

可是为什么没有反应啊。瑟兰迪尔还是在一如既往地看文件,喝酒,蘸墨水,写文件。是侍从重新准备了吗?可是自己就躲在门口啊,没有其他精灵来过,不应该啊。

 

廷臣和分驻各地的领主发现,这段时间陛下发出的文书字迹有些淡,还总有一股红酒味。

 

 

 

6.击鼓传花

 

春天的星辰下,木精灵喜欢举办盛宴。他们的王带着由林地间的花朵编成的冠冕端坐在席首。在宴会进入尾声的时候,瑟兰迪尔会摘下一朵,托在手心给随机的一位精灵,再侧过身,合上眼睫敲起小鼓。鼓点停的时候,花传到谁那里,谁就要唱一首歌。

 

每次都很巧,巧得离奇,巧得生疑,不论花最早在谁那里,最后唱歌的总是莱戈拉斯。他就一直唱到星辰黯淡,晨光初启。当然大家都喜欢这样。

 

他觉得瑟兰迪尔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瑟兰迪尔亲口说过,他的声音好听。

莱戈拉斯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质疑,瑟兰迪尔浅浅弯了一下嘴角,看不出是愉悦还是嘲讽。不过接下来的一次,花传到了费伦手上。

 

他竟然会感觉失落呢。

 

 

 

7.捉迷藏

 

有一个很大的家是什么样的体验?这种问题可以问莱戈拉斯。反正捉迷藏的时候都会限定范围啦,今天是1号储藏室,明天是第三层的书房,后天是转角藏着的大厅。

 

他很喜欢这个游戏。不过,为什么,每次他躲好没多久就被揪出来了,而找Ada和Nana就要困难得多,就像消失了一样。

 

有一次,实在找不到了,他感觉到恐慌,无力,甚至绝望。这无聊的游戏。终于,强力后援瑟兰迪尔出来告诉他,Nana会在他专心翻某个箱子或者衣柜的时候偷偷离开原来的位置,再伺机躲到他翻过的地方去。可怜的莱戈拉斯还以为找遍了呢。

 

一连好多天没有看见Nana呢。她又躲起来了,这次一定要找到呀。

 

瑟兰迪尔什么都没有说,但莱戈拉斯猜测,他可能是为说出Nana玩捉迷藏的秘密而不好意思,不敢承认了。瑟兰迪尔嘛,就是这么傲娇。

 

躲到哪里去了呢,问了好多精灵,肯定被嘱咐得太好了,都不告诉我。一定换到我找过的某个地方去了。嗯,那就找一个房间,再悄悄在边上等上一阵,说不定就逮到Nana了。

 

瑟兰迪尔望着他的背影,是的,这是捉迷藏,确实是躲得很好啊。这一次,换到海的另一边去了。

 

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都担心找不到对方,很久不玩这个游戏了。然而,最不济,末日终战见。

 

维林诺的海岸渐渐地显现出来,Nana不要躲,等我喊上Ada,就来抓你啦!我们又可以玩捉迷藏了,只是这次大家都跑不掉了。

 

 

 

8.秋千

 

密林的秋千有很多种形式。有传统的正正经经放在院子里那种,两根长棍头上架着一条横木,下面垂着两条绳子,底端扎着一块木板。更多的是在树间用藤蔓编成的。但莱戈拉斯作为一只画风清奇的精灵,想玩的时候会就地取材。

 

比如走在中间,拽着父母的手臂,蜷起细细的腿荡啊荡,有障碍的时候,总会被两只精灵有默契地向上提一下。或者过了几年,拿着瑟兰迪尔的披风,一头系在大角鹿的角上,另一头塞回瑟兰迪尔手里,坐上专属秋千,不住地蹬腿,玩累了就扯几下那块宽阔的布料,变成吊床,翻个身团在里面。瑟兰迪尔就会和大角鹿平行走着,把装睡的他送回去。

 

他会高兴地喊道:“Ada,再使劲一点,再多推出去一点,啊,我要飞起来了耶!”瑟兰迪尔经常是不会过分满足他这种要求的。他只好可怜兮兮地恳求,“再高一点啦!”可是,当瑟兰迪尔真推得很猛的时候,他又害怕了。有时候他也搞不懂,临界点在哪。

 

果然最后还是飞走了啊。

 

 

 

9.连星星

 

精灵不需要如同人类那样多的睡眠,凝望星空也是避开烟草的好方法。莱戈拉斯还记得,在密林的时候,瑟兰迪尔一遍遍地教他认星座,但是每一遍讲述,同样的星星,连成的样子和拥有的故事会不一样,到他离家的时候,版本都没有重复过。他还在别的精灵那里,听到了更多版本的,但平心而论,还是瑟兰迪尔讲的比较有趣。

 

他还在玩连星星的游戏,可是连来连去,总是各个角度的瑟兰迪尔。

 

 

 

10.小船

 

每当瑟兰迪尔去孤山,或者艾斯加洛斯,就算几天,几周,几个月,也好长好长。莱戈拉斯不喜欢麻烦动物帮他传信,而会把自己的小秘密写在油纸上,折成小船,涂成绿色,放在河里,看着它们顺流而下。上面还附加了“不要被冲走”“Ada能拾到”“只准Ada看”等一系列的小精灵魔法。

 

没多久,瑟兰迪尔就会托几个精灵带来折成小船样子的密信,上面非常严肃地写着“莱戈拉斯亲启”,信中除了回复问题,介绍新看到的好玩的东西以外,还会在结尾注明,因为河水逆流,所以无法用纸船回信,请原谅,并画上一颗修长的树。

 

在战争的间隙,长大了的莱戈拉斯也很想放纸船,可是安都因河的流向不是朝着密林的。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没有纸船,他可是造了一艘货真价实的灰船来的哦。

 

~~~~~~~~~~~~~~~~~~~~~~~~~~~~~~~~~~~~~~~~~~

平安夜这天,是Nana的生日,祝愿她幸福长寿,每一天都健健康康还美美哒~ Lo 主基本上就是Nana带大的,至于渣爹我们不要提他好不好。。。所以很理解单亲,或者是可能比单亲更甚的赶脚。。。更加敬佩瑟王了~(虽然有争议但是我还是无耻地脑补了,沿用电影设定。Nana就是瑟王带进的中土坑,嗯)。

第7个片段,梗来源于亲身经历,叶砸Nana的行为来自给了我的Nana生命的那位女性,揭秘的就是我的Nana啦。虽然外婆已经去世了,但是我还是心存希望,相信逝去的人只是换了个我们暂时找不到的地方了。希望我和Nana能像叶砸和瑟爹一样长长久久快乐地生活下去呢。(虽然不能比哈哈)

评论(2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