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LOTR/TH】交流障碍02

【警告明晃晃】

怨念的小段砸

入坑真事改编

绝对OOC

谢绝报社

02

【提示暗搓搓】

亲情向

无关前文

略意识流

嗯林子大了什么精都有

“爱洛斯,爱洛斯!”他听见有人在喊。

在雨中,声音有些走调,但的确有人这样喊着。他不抱希望,但不会拒绝惊喜。尽管那个人已经离他千年了。

他来取一样东西,或者说,来掩藏一些事情。很多人会选择夏天来南欧。然而那炽烈日光下的白色海滩总让他在期冀的同时,又有些惧怕看到一个身影。他不确定,蓝色的海洋里承托着谁的歌声。而这样的颜色,又是他从一位故友的袍子上熟知的。

现在是冬季。他并不感到冷,但还是莫名其妙地拉了一下大衣的领子,似乎这样就可以隔绝雨声。这样的天气里不容易分辨出时间,街上人不是很多,但他知道,人们要么在家里准备用晚餐,要么已经奔赴那些甜蜜的约会了。音乐会,舞剧,或是别的什么。

雨把景物染得有些迷离。闪烁的霓虹被刷成跳动的色块,那些紫红、粉白、亮蓝的光斑就掺在铁一般深灰的幕布里,偶尔几盏昏黄的灯下,闪现出细小的星辰。不断落下的雨丝显露出笔触,他甚至可以想象笔刷的形状。路面上的积水多起来了,可以感觉到脚下的柔软。微微沉闷的氛围里,只有地上不断出现的小水泡反射一点点玻璃般的通透,随即化做小小的浮沫。他走在油彩般的质地里。

他觉得这很像一幅油画,不由得想起那个画家,扬•凡•艾克。有一段时间,弗兰德斯的画家非常细致,对于细节的执着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不清楚这对后来者的审美风向有多大的影响。不过,印象派刚刚面世的时候可受了不少的嘲讽和质疑。然而,眼前的油画风格显然属于后者。从不抱希望到广受赞誉,也只是不长的时间。

他不是很喜欢油画,因为油脂和色彩可能隐含着一个梦魇,一些奇异的画面。在远古的火光中,太过浓烈的色彩混杂着焦味和腥味,天地间最后很难有什么剩下,只有回忆。他一度怀疑着。

“爱洛斯!”他又听到了。

雨更大了,但他没有带伞。除此之外,他和任何一个平凡的旅人一样,随时可以隐没在这背景里。不过,这也并不突兀,不久前他从一个正在做新艺术运动的展览的博物馆出来,那些以文艺著称的青年在这样的雨天往往是有伞也不会打的。人类有一种说法,他们继承了精灵的一些东西,流传了下去,艺术便是其中之一。他不觉得打不打伞和这有关系。他看了看天,雨还会下,当然没有星星。不过,即使晴朗如初,也不再是千年前的天空了。

他不担心会感冒。但是他在想,要不要去找到那个音源,还是那个名字指向的人,应该以怎样的脚步去寻觅,快,还是慢。

反正他已经拿到了,并不是为了他自己。那份他曾经珍藏在这里的证据,那段他愿意留下在过去的记忆,那件会引发人类对于蒙福之地觊觎和侵害的物品。那些人里,有你的血脉和传承吗,他想。

拿走了,就不再回来。真的不再回来了吗?现在,他还不是回来了。

雨里感觉有些喧嚣。他又听到了。他带点苦笑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那个姑娘发漏了一个“l”。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如此敏感。

“爱洛斯!爱洛斯•拉马佐蒂!”

他笑了笑,往前走着。抬头看了一眼身边Dior门店的招牌。但他突然停住脚步,当他仔细思考今天所见的那些连绵不断的优雅线条的时候。雨中传来教堂的钟声。

谈不上回来,他们从未完全离去。

【奇怪的弹幕】

上呆梨语课的时候才知道的Eros Ramazzotti。当时对着这个名字就停不下来了。当然和领主的兄弟的名字是不一样哒~其实这个爱洛斯貌似是爱神的意思哦~他的歌也是那一类型的。而且那篇文章提到他去法国和西班牙开演唱会的事情。中二可以从本来没啥联系的东西里发掘诡异的脑洞。。。

其实看霍比特人花絮的时候就感动于艺术的传承。文艺复兴和古罗马的对应,洛可可对古希腊的呼唤,新艺术运动里中世纪的影子……

怨念就是电脑开不了机了这篇我手机打的。上篇也是手机打的。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