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LOTR/SILM】精灵与少女

傻白甜玛丽苏

LO主一生气就发糖

精没有明显指向,虽然我的确是用他俩脑的


一位精灵路遇一名人类少女。少女斜坐在石子路旁,像是摔倒了,一手撑着地,粉色的布裙子下面漏出了脚踝,身旁放着一个打翻的蔑编鱼篓,烈日下鱼都要腐烂了。

“您还好吗?”精灵掀掉兜帽,树荫和阳光都撒到他的金发上。

少女惶恐地瞪着他不说话,却迅速抓起了一把石子。

精灵等了一会儿,少女仍不肯放下戒备。

“再会了,我可爱的小姐!”精灵鞠了一躬。

只有小鸟知道精灵并没有真正离开,他躲在树尖上守护着少女,直到她能起身行路。

 

少女背负了比昨天更多的货物,不怎么走得稳,深一脚浅一脚,于是她弯下腰尽力往平坦的地方去。午间的阳光愈烈,路旁的鲜花正艳,耳畔交织着虫鸣,少女走在石子路上,却像是踏着沼泽。

她不时抬头望一下前方,看看走到哪里。她的脸上闪着光亮,却是在泪痕里。

精灵从树上轻轻跳下来,落在少女的面前,不料吓坏了她。

少女一个趔趄,直接跪在了坚硬的石头上,背上的货物滚了一地。

精灵呆住了,想要伸手去扶,少女却一阵战栗。

“日安。”他想起刚才应该表示出善意。

“我很抱歉。”精灵蹲下来帮少女捡起货物重新打包。“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少女咬着唇转头不看他。

“如果您允许,我可以帮您背一部分东西,”精灵拽住绳子打了一个结实而精美的结,“虽然我医术不精,但是处理外伤还是会一点的。”

少女努力地站起来,并拒绝了他。

精灵在少女起身的一瞬间看到了她双腿上的伤痕,顿时了然。

 

第三天,少女恍恍惚惚地走在路上,不是寻常的路径,只是一直走着,越来越远。

精灵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

“您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国家,”精灵伸开双臂,既像阻拦又像欢迎,“作为治安官我需要对您的情况进行确认。”

少女迷茫地点点头,接过精灵递来的米露活喝了一口。

精灵掀开裙子的时候,少女没有抗拒,反而在他的怀抱里睡着了。

树篱围成一个摇篮,她就像这个国度新诞的公主。

精灵唱着歌,把自己的斗篷披到少女身上,很轻,不会碰疼她背上的伤口。

 

少女是精灵的第一万三千个朋友,而精灵是少女的第二个。

少女晚上趴在柴房里,或是马厩旁,很累却无法入眠,这时总听到精灵在不远处轻轻地念诗,像微风,像流淌的星光。

少女有时候偷偷跑出去,就为了和精灵在月下看树林里古老的遗迹。石壁上神奇的文字显现,古老的树木低语连连,小熊直起身子快乐地起舞。

她不知道其实精灵也是违反宵禁悄悄溜出来的。

精灵还偷酒给她喝,“您只能沾一点,一点!”他强调。

少女故意咬着杯沿不放,随即轻笑出声。

 

“您唱歌真好听!”少女望着精灵,“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这样。”

精灵教少女唱歌,教她使用武器,教她精灵的语言文字,教她整理账簿,教她查看地图。不管用不用得上,只要少女想学,只要精灵会,他就尽力满足。

他好像没有什么不会的。

少女走在石子路上,默念着精灵教给她的技艺,不禁弯起嘴角。

即使精灵有时候也会很严肃地告诉她:“您本可以更认真一点。”然后无奈地写下新的习题。

精灵欣喜于少女的进步,送了一条项链给她。

 

有一天少女从家里被赶了出来,周围隐隐还有狼嚎。

她没有穿鞋,衣着凌乱,身无分文。还好黑夜是她的掩蔽,不致更多的鄙夷和嘲讽。

她的项链被强行剥去了,脖子上残有抓痕。理由是她这样的人,不配这么贵重的礼物。

“小偷!”“骗子!”“荡妇!”他们躲在自己的村落辱骂她,为了一串项链大打出手。

少女泪淌到了胸口,却哭不出来。

她长久地不被允许哭出声,已经忘了怎么恣意哭泣了。

她不想回去,也不想待在这里。

一个声音说:“您现在不是自由了吗?”是精灵。

少女摇了摇头。

“他们能给您什么?”精灵跳到了离她更近的一根树枝上。

“这不是您的错。”精灵叹息了一声。

少女呜咽起来。

精灵想了想,像看懂了她的心,“您能够哭得很好。”他说着奇怪的话,走过来亲吻了一下少女的额头。

少女大声哭着,却非常开心。

 

少女出门的时候受了凉,捂着肚子蜷在路上。

精灵回忆着他们并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翻着从人类城镇买来的医术药典。

少女在疼痛稍微缓和一些的时候,劝说精灵不用看书了。

“这没什么,今天过了就不疼了。”

精灵大概明白了,想要帮忙,然而少女移开了他的手。

“谢谢您,但是您的手太凉了。”

精灵略一思索,对着林间吹了几声口哨,一只小鹿走过来,在少女身边折腿,把温暖的头放在她的腹部。

 

少女生着火堆,精灵在给他们拾到的蘑菇分类。

精灵知道少女在攒钱,就藏在东边第一棵树的树根里。

但是精灵不知道她攒钱想做什么,也许为了一次旅行,也许为了一间房子。

少女有时有些梦呓,精灵能感觉到她莫名的担心。

比起短寿的人类,永生的精灵才是先离开的那一个。

少女太害怕失去了,即使她曾经一无所有。

她甚至有些疑惑,自己居然能得到幸福。

“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少女问精灵。

精灵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回答。

 

少女去卖蘑菇的时候,精灵给她带了一份甜点等她回来。

“吃吧!”精灵自己舀了一小勺放进嘴里,把其余的全给了她。

“可是,今天是什么节日吗?”少女心想是不是精灵在过生日。

精灵摇了摇头,“不知道,印象中没有什么节日。”

“那为什么要吃这个?”少女问他。

精灵有些诧异:“一定要过节才能吃吗?”

下午,少女给精灵和自己各买了一份甜点。

“吃吧!”少女对精灵说。

他们都不说话,一口一口地吃着。

精灵趁着少女熟睡跑到树边一看,果然少了几个金币。

 

精灵准备离开的时候,少女已经长大。

健壮、漂亮、聪明、有力。

她在远方有自己的店面和生意,还开了一家孤儿院。

她想要回报精灵,可是精灵什么也不需要。

“照顾好你自己,还有这里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精灵披上斗篷,蹲下来摸了摸孩子们的头。

他拿出一串项链,正是当年的少女被夺走的礼物。精灵修补好了被扯断的链条,现在它更长了。

“您要小心。”精灵贴在她耳边说到,“黑暗从未消退。”

“而光明在这里。”他替对方戴上项链,用吊坠微微碰了下心脏的位置。

“您要去哪里?您还会回来吗?”她追出去。

精灵没有回头,只是说“再会!我可爱的小姐!”

 

她听到有人敲门,哆哆嗦嗦地起来了。

有小孩子在叫她,“妈妈!这位先生想见你一面!”

高大的来者竟然也是一位精灵,但不是她熟知的那一位。

黑发的精灵给她带来了岛屿上出产的海螺,放在耳边能听见朋友的声音。

“世界在变换,愿一切安好”。

“您是他的朋友吗?”她惊喜地问。

来客微微摇着头,“不,我是一个罪犯,我可爱的小姐。”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拥抱了他。

她的头只到精灵的胸膛。

她用精灵们的语言说,“光明在这里。”


评论(16)

热度(29)

  1. 白水行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陆小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