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COLO是一只会计小精呢

会计是瑟王教的
税法是迈荣教的
经济法是纳牟教的

问卷第7问

7. 6号和10号是双胞胎,如果10号被陷害,6号会?

阿瑞恩和纳牟是双胞胎,如果纳牟被陷害,阿瑞恩会?

 

这绝对是异卵双胞胎。

纳牟被陷害哈哈哈哈等我先笑一会儿先哈哈哈审判长被陷害哈哈哈谁干的哈哈哈哈!

 

高能预警:这里用了托某斯扔迈雅的设定,具体参考 @树影Dairon {求Aulë保佑我申到奖学金} 扒纳牟大大的这两篇,节选翻译考据和这个超超超好吃的My child。好吧自从吃了她的安利以后我就萌了纳牟了。从对审判长(兼狱长兼档案馆长兼……省略若干字)无感到觉得曼督斯好黑,到使劲哈哈哈槽他和维拉的迷之制度,再到觉得纳牟papa好心酸好可怜太不容易了……以下看起来是he其实并不是……

 

沉默是最强的力量,他一言不发。高居王座的曼威倾身,有些焦灼地发问,“对于以上指控,您可认罪?”

他依然一言不发,然而他知道这终究不算一个美好的结果。他太熟悉这里了,在以往的千千万万个日子里,他坐在这里,像此刻一样安静,然而脑海中的风暴一刻不停地盘旋。他可以从最细微的地方寻觅出稍纵即逝的踪迹,可以在众神被汹涌的感情淹没时保持冷酷的理性。他是权柄在握的审判长,是铁面无私的监禁者。这些决断有时让人觉得诧异,有时背负了过于沉重的哀伤。他甚至被形容为“黑暗”和“可怖”。他的迈雅们也身着黑袍,抱着卷宗日复一日地在殿堂里穿行,彼此点头致意。他们之中的一些被派驻玛哈那哈尔,蹲在地上仔细擦拭每一把椅子,把审判之环打扫得一尘不染。

 

他站在圆环正中,表情平静。他尽量不让自己与曼威有眼神接触,因为这势必让他望向上方,显示出不必要的倔强,而他不确定托卡斯是否能摒除表情的影响,而只根据法律和事实来定论。

 

毕竟他才是有经验的审判者,不是吗?他清楚从逮捕到执行的一切流程,然而又怎样呢?

 

曼威等待着,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您拒绝承认与堕落的大能者米尔寇、腐化的迈雅索伦及其阵营有所勾结吗?”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单纯地一动不动,除了嘴角露出一丝几乎微不可察、随即又陷入苦涩的笑容。曼威还是称呼他为“您”。哪怕他现在的境况如此糟糕。

 

“必须经过审判才能定罪。”他奔跑着,还有很久很久才到山顶,于是他远远地对着曼威疾呼。大君王听闻到了,举起权杖试图阻拦,然而一切都晚了。他明白一场惨烈的毁灭已经铸成。最该站在审判之环正中的那个埃努,此刻却舒服地坐在王座上,偶尔提一些让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而他曾经的位置已经被撤走,只余十三处王座,重新安置好了,相距均等。其中一处还空荡荡的。乌欧牟果然没来。

 

他甚至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它太久远,久远得连一个记录的保存者都记不清,像是一个落入历史间隙中蒙尘的故事。他情愿这不是实际发生过的,他用逻辑告诉自己,这几乎不可能。

 

但是他笑了,又悲伤了,在兜帽深深的阴影下,在他们看不见的心底,这情感确是真实的。

 

曼威翻开另一页案卷,不再就这个问题僵持,“下一项。您被指控担任曼督斯主事期间,对精灵的魂魄使用了不道德的压迫手段,您对此有何表态?”习惯性的,他很想直接回应如何定义“不道德”,但是他忍住了,开始听曼威宣读长长的“事实”,展示他的“罪证”。

 

他并不心急,反而有点好奇这些埃努是如何准备起诉构筑证据链的。很新锐,推理分析也很细致,但是有时候忽略了必要的大前提,对证据的使用也有些欠妥,无法排除所有的合理疑点。他在思索可能是谁写的第一稿,这种文书交上来,按他的标准很难合格。

 

而且他们忘了一点,即使此刻,他的能力也没有被完全剥夺。他或多或少能感知到他们的内心。他知道从程序上来说,不太可能立刻做出多数决。六比六。又是一半对一半。他只忧心一点,维拉维丽们是否珍视程序。

 

经过不计其数的日子,高台之上的决断者们终于读完了最后一份文件,陷于了长久的讨论。圆环里很安静,因为他们都只凭借思想交流。

 

霎时间天昏地暗。烛光毫无征兆地熄灭了。随侍的迈雅们走上前来重新点燃,再缓缓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他突然感到心里一沉,那种几近窒息的感觉。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秩序破碎、规则被践踏的日子,看到了罪孽之下兴奋的脸,看到了那个伤痕累累的灵魂。天平失衡,利剑倒持,幕布陡然拉开。一切都在旋转,一切都灰暗了。他的整个世界浸染了巨大的悲伤和无所适从。

 

他看不见前方,他被暂停职务的时候就取下了眼罩,此刻眼眶中充盈着冰凉的泪水。

 

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羽毛带着火光,被灼烧出刺鼻的气味。可怜的鸟儿发出剧烈的惨叫栽在地上,变幻回一位痛苦的迈雅。纳牟认出了这个孩子,他的书记官之一,能够飞速地用优美的字体做出庭审笔录,可惜此刻他的黑袍在愤怒中燃烧,手臂上满是抵抗刀剑留下的痕迹,抽搐的双手竟然也被炙烤出红痕和焦痂。这对埃努来说太不常见了。

 

猛烈的、极端的热浪袭来,万分明亮,像是一颗星辰爆炸了。一瞬间,除了埃努本身和永恒的殿堂,一切都消失殆尽。所有的文书和证据都无影无踪,飘散在空气里。就连他们的庄重衣饰也不复存在。

评论(4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