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精灵宝钻】神奇的音乐会02

现代AU维拉全员向 恶搞OOC  

有微量(?)蘑菇安CP向和曼米非CP向

设定00

前文01

小迈雅回家了,已经是晚餐时间。他一路上都在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会被抓到打击乐组去顶岗,而不是可爱的弦乐组。难道是我长得很适合打击乐吗?他探头,望着自己在玻璃橱柜上的影子,很优雅很可爱,非常适合去弦乐组嘛,选择性忽略了自己不怎么会拉小提琴的事实。迈荣随手端起菜板抄起葱练习起来,嗯,喵口教的指法我都会了。虽然没有很好的琴,哦不,根本就没有琴,看起来也像模像样了。几天后又可以见到他了呢。

 

他在后台准备的时候遇见了正在调音的喵口。来来往往的乐团成员把灯光晃成一种诡异的节奏,莫名地绕得小迈雅有些心烦,也使得喵口的表情难以捉摸,像是雨夜的大海中,偶有闪电略过照亮世界的一瞬。

 

“您好?”他试探性地问。

被问者转过头来,小迈雅看到自己局促的影子落在喵口的眼睛里。求你,不要瞪那么大啊还用这种无辜的眼神掩饰忧郁啊,看起来有些可怜呐。

“请您去问问是谁控制的灯光好吗?这种灯开启后温度很高,我担心会影响乐器。”喵口看起来更可怜了。

“好。”毫无抵抗力,小迈雅瞬间消失。

 

“他真是爱乐器啊。”然而在正式演出开始后,小迈雅清晰的判断很快转化为一串巨大的问号。

 

这晚喵口运弓比较奇特,明明乐谱上标注了半弓,他偏偏要拉成全弓。(注1)为了赶上下一个音,运全弓就需要拉得很快,遇到欢快的小节,喵口的肩上简直是一片疾风骤雨。迈荣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养过一个街区的流浪猫,具体多少只没法统计。他刚刚搬进去时就在阳台上安了监控,想看看都是哪些猫在他出门上班期间来访过,但是放监控的时候根本看不清,全是一些疯狂抢吃的幻影。迈荣也没细想运弓和这场音乐会的关系,只是因脑补喵口肩上有一群馋猫而偷笑,差点敲错了鼓点。

 

在喵口的速战之下,大提琴手涅娜和倍大提琴手纳牟顿时觉得自己慢得像是在拉哀乐。喵口间歇性抽风了。他们真诚地认定。他们求救般地望向指挥,指挥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他们再望望听众,可是不明真相的听众们欣赏着喵口疑似疯癫、卖力摇晃的表演,不禁在感慨他魔鬼般的超凡技艺的同时被他的敬业和投入感动,有的听众脸上甚至有闪闪的泪痕。

 

涅娜和纳牟想说些什么,但是喵口偏偏又赶得上节奏,他们只好默默地忍受他狂甩的松香(注2)。在被几个乐章的演出留下了阴影后,他们的头脑中莫名其妙地充斥着诡异的图像。喵口用力过猛摩擦过繁,终于成功钻木取火,在细微的松香粉末中原地爆炸光芒万丈。或是喵口割琴弦太起劲,弓弓狠毒,次次致命,脆弱的琴弦早已不堪重负,抛下弦轴系弦板,最后一次吻别琴马,断声如裂帛,灵魂迅速飞升,完美地抽了自己一脸,余下弓上纷飞的白色马尾随风飘散。想到这把绝世好琴遭受如此粗暴的对待,涅娜不禁更加伤心了。令人发指!

 

当!

 

最后一个音,喵口的弦真的断了,并且完美地抽了自己一脸。先是惨白了一瞬,随即被割开的皮肤里有鲜红流淌出来。

 

断弦,有点不吉利哦,小迈雅想着。但是,好像又有“见红遇喜”的说法。哇,喵口看起来真的超可怜啊,他的琴也好可怜啊!但是为什么还是这么美?小迈雅感觉到自己的三观咔嚓咔嚓地被吃掉了。他突然生出悲悯和爱意,走上前想要伸手,随口说,“我可不可以摸摸你?”

 

喵口怔了一秒,小迈雅才意识到又说错话了。

 

“的琴吗?”我真是一个机智的迈荣!他喘了口气,突然觉得要求触碰乐手的乐器依旧是一种失礼的行为。

 

注:

1.对于成年人,使用全弓意味着运弓拉过弓根到弓尖的距离,接近一根琴弓的长度。而半弓只需要拉动琴弓的一半。如果要表现同一个单音,在同样的时间里,路程越长,速度就需要越快。

2.在提琴弓毛上擦拭松香可以增大弓毛与琴弦的摩擦,便于乐器发出声音,防止演奏中打滑。

评论(2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