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精灵宝钻】如何正确地OOC

毒脑洞,恶搞向,无节操。

每一条独立放毒,全程智商下线,不用深究逻辑。

笑点低,雷点高,不撕不掐,拒绝报社。

 

昨天逛知乎激发了一些诡异的思想,顺便整理了一些以前脑补的无节操梗,合一起整出了一个非常丧病的东西。小伙伴们要相信我还是爱托老的啊~

www.zhihu.com/question/38766625

不完全是这种哦。诶,不好说是“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又很奇怪”,还是“看起来很违和但是好像又有点道理”。啊,这个题目就是如此诡谲。

大家应该能看出来有很多原文吧~

 

 

1.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从沉睡中苏醒。万物之中首先见到的是天上的繁星,诸事之间首先听闻的是流水激岩之声。彼时他们起居于奎维耶能湖畔,尚不能言语。满怀惊奇地在大地上行走,永生葆有对星光的热爱。

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哗哗哗哗!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咦诶咦诶咦哦!

 

2.托卡斯代表维拉与米尔寇战斗,将他狠狠地脸朝下摔趴在地。维拉们用奥力所铸的铁链安盖诺尔将他缚住拖回维林诺。

乌图诺姆的肮脏泥土就附在米尔寇俊美的脸上,被带回了蒙福之地。邪恶也因此在精灵中暗暗孳生。

 

3.芬国昐面对费艾诺,后者默然地握着他的手。他说:“虽然我只是你的半兄弟,但在我心中,你将是我完完全全的长兄。你将领导,我将追随。但愿我们不再为新的不幸疏离。”费艾诺回答到,“但愿如此”,语毕就走出了塔尼魁提尔山上正在举行宴会的宫殿。

芬国昐随即跟从着费艾诺,回到了第一家族的寝宫。

 

4.费艾诺听闻维拉意图让他呈交茜玛丽尔,一时愤懑不已。他认为这是出自他手中的珍宝,任何维拉和除他之外的精灵都不能染指。他所不能长久拥有的物品,即便是维拉也休想强夺。一怒之下,抡起锤子把三颗宝钻统统砸得粉碎。

双圣树得救了。

 

5.芬国昐心知费艾诺已经将白船焚烧殆尽,感觉自己遭到了背叛,心中苦恨而又愈益坚定。

他毅然转身返回,和他的追随者一起摸索制造了足量的船只,终于在月亮第一次升起之时到达了中洲。

 

6.芬巩乘着索隆多来到迈兹洛斯面前,无法将他从魔苟斯打造的钢箍中解救出来。他无法解开也无法砍断,又无法将它从坚硬的岩石中拔出。他万般无望时呼唤了奥力,说:“钟爱诺多的上位者啊,现在让这金属的造物有所改变,在危难之际忆起一丝对诺多的怜悯吧!”

他的祈求很快得到了回应。他发现魔苟斯残酷的设计中有不少的螺钮,于是就由索隆多载回米斯林去取螺丝刀了。

 

7.埃欧尔突然抽出藏在斗篷下的短标枪掷向迈格林,喊道:“我选择死,我儿也是!属于我的,你不能霸占!”在埃欧尔动手之前,迈格林依靠思绪读出了埃欧尔的内心,飞起一脚用力将标枪踢回,刺中了埃欧尔的肩膀。在剧痛和强力下,埃欧尔跌出了图尔巩的大殿,但他仍旧不想善罢甘休,他大喊着:“逆子!你竟然抛弃了你的父亲和他的族人!在这里你所有的希望都将落空!”。同时试图拔起竖在城墙上的装饰着王旗的长矛,准备再次攻击迈格林,不料失足跌落。

 

8.欧西瑞安德的绿精灵使者们见到了芬罗德,对他说:“我们不希望这些迁来的人类破坏这片土地的和平,也不与他们为友。您若能管辖他们,请让他们返回,否则继续前进。如果他们不走,我们可是本地精,我们有一千种方法让他们在这里混不下去。”

 

9.靠着费拉贡德的技艺,他们自身的形貌变成了奥克的模样。他们认为足以迷惑敌人,因为彼此间都难以认出原本的样貌,就连现今的面容都容易混淆,一时不能确定某一丑陋的皮囊下究竟是哪一位同伴。这使得他们在紧迫之中生出一些莫名的笑意。他们以这样的伪装一路往北走了很远,冒险闯入了隘口,然而索伦察觉后心生怀疑,将他们拦了下来。接下来就有索伦与费拉贡德之间依靠歌声的较量。尽管费拉贡德的力量非常强大,但索伦取得了胜利,随即剥去了他们的伪装。

然而黑暗的仆从感到迷惑和恐惧,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一只无畏的奥克出现在索伦的面前并与他争斗,歌声显露出精灵的历史和光明的力量。

(这段基本上是原文,我今天才发现,唱完歌才剥去伪装,也就是说牙口原来是用奥克的形态和安姐K歌的?围观群众发现一只声线优美的奥克和boss斗歌?讨薪吗?纳尼!)

 

10.辛葛反问:“你的任务与誓言怎么样了?”

贝伦说:“都完成了。此刻就有一颗精灵宝钻在我手中。”

辛葛闻言说:“拿给我看!”

于是贝伦伸出左手,慢慢张开五指,但手中空空。

辛葛大怒:“滚!”

 

11.正当恶龙肆虐,雷霆大作之时,埃雅仁迪尔驾驶着汶基洛特,在一群大鸟中现身了。激战中,由于汶基洛特航速很快,时而升上高空抛下黑龙,时而贴靠地面掠过地穴。

由于摩擦生热,埃雅仁迪尔周身闪耀起明亮的白焰。

 

12.魔苟斯双脚被砍中,脖颈被锁住,头颅被摁垂。他发出痛苦而剧烈的嘶吼,愤怒而又不满:“哎!哦!喂!”埃昂威听闻,以为魔苟斯在呼喊自己,前去取下他王冠上的宝钻。埃昂威心想自己身为大君王的传令官,魔苟斯到底是因为心存敬畏呢,还是顾念旧情呢,才非要点名让他过去。

 

13.玛格洛尔疼惜埃雅仁迪尔和埃尔文的两个孩子,并未杀害他们。相反,他嘱咐他们:“阿尔达充满了伤毁,你们就乖乖待在山洞里,千万不要出来了。”

评论(66)

热度(98)

  1. 世决WATERSTO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