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精灵宝钻】一厨而旧02

前文请走 01

文前预警!

高雷慎入,外焦里嫩

OOC,各种私设崩坏

诡异的语言

有一点点CP:梅熊

部分角色重生

谢谢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 和 @叶檀 的厨子梗、河鲜海鲜梗~

因为这个系列时间设定是中洲精灵西渡后,所以一些角色的名字(包括自称)不全是昆雅名,有混用的情况。

一些自中洲而来的精灵选择了新的家族作为被追随者,所以民众根据自己的习惯有不同的称呼。


02 聚火易丛生

    这馆子声名鹊起,日日都有来来往往的,好在当时真有先见之明,没有安上门槛,虽说是专为小精灵考虑的,怕他们走得急了有磕碰,现今看来,就算有可能也早该被踏平了。客多了,可也没见增桌椅,里里外外都坐满了,包房都订到一年后了,就连原先的院子里供过路客歇息的地方,莫说充作等位用了,如今也有精灵占着。有的还自己带上个板凳,或者就立在街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代亲友拿着号牌,悠悠等着,爱摆弄器物的,还携着小刀,趁空闲雕个小马,刻个章子的。小二可是飞起来都照拂不到这么多的食客了,好在前院立着座雕像,是个女精灵托着盘子的样子,上面备着开心果、扁桃仁之类的吃食,选得饱满,炒得也不狠,打发时间正好,也不显得店家怠慢。还呈着些小块的山楂饼,酥皮包了,雪白上透着微黄,倒有点双树还在的时候,那图那山上现出来的情状,里边的馅儿是鲜做的,没全剁细,留着有韧性的果粒,酸酸甜甜的,什么时候供应也没个定数,惹得更觉得饥饿了。

这店里面,也接着越来越多的宴席聚会。提里安也不是个多广大的地界,都向着这里来了,加上总有点沾亲带故的,碰见相熟的自然就聊着,渐渐竟能坐着就知晓城里各处的事,远点的还能记着海边又翻出了新花样的珠宝,再等着一会儿,说不定正瞧着几个从中洲过来的。来客懂礼节,低低说着,想是不扰了身旁才好。奈何精灵听得长远清楚。侧耳也成了这两位少爷的乐趣。埃尔隆德当然是对这等行径有疑的,劝说儿子道,寻听私事总是不合礼数的,往后勿为便是。可这两个小子振振有词,称跑堂就该有个跑堂的样子,若是连食客的心意都听不出来,还不如回家闲坐,再说他们也是不会随口乱说的精灵,才不会去挑什么是非,最重要的是,要是食客真有什么不能公开的事,又怎么肯让他们听去。

一位精灵吃掉最后一片酥鱼,感叹道:“近日阿曼域内,新鲜事不少。”

“您今天不就是来尝新鲜么?”另一位精灵拿着手帕,轻轻按了按嘴,笑着说。她佩着戒指,上缀的一枚宝石因着这个动作显得更加璀璨了。

“确实特别,我原本认为酥鱼会油腻非常,不曾想到加了木耳和芹菜竟也如此清新。”

“我们家离这里有些远了,若是开在港口边就更新鲜了。您大可每日买一份回来,大家一起品尝。”

“噢,妹妹,我还盼着有精灵送一个食盒上门呢!”

    他曲起手指,扣了扣桌子。双子中的一位上好菜,旋转了一下身子就来到等候的精灵面前。

    “可爱的孩子,你是叫做埃莱丹还是埃洛赫?”

    “你猜?”

“罢了,不管你的名字是哪一个,请问可否送外卖到天鹅港?”

“不送。呃,抱歉,提理安也不送。”

三个精灵一同笑起来。

“好了,埃莱丹,速去做事,让他们等急了可不好。”她转过头,“哥哥,休要逗他了。您该知晓,一家只有一位厨师二位跑堂,还食客盈门的馆子,是很难匀出精灵送出外卖的。”

“照此说来,店里应当多请一些愿意帮忙的精灵。如若我来呢?接单即出,准时送达。您和阿玛瑞依不用踏入提理安城门一步,在家就能享用美味。”

她从水晶杯里倾了一点泉水出来,借着桌上装饰用的藤蔓,做了一个屏蔽音响的法术,环带内只留她和兄长。

“我丝毫不会质疑您的能力和忠诚。但若您果真送出了这里的外卖,恐怕天鹅港的精灵们真的就不愿再踏入提理安城门一步了。”她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当然,父亲也会质疑您的动机。您不会天真地以为‘为住在天鹅港的弟弟妹妹们送着提理安的美味’是个很好的解释吧。”

“您没有说错,我解释不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这两位精灵从靠里的位置,收了屏障出门去,发觉店里的精灵都用有些怪异的神色盯着他们,不由得有些吃惊。女精灵拂了一下衣襟,暗暗地问了下兄长,“怎么?是我没有擦干净脸么?还是没有穿鞋的缘故?金发的诺多可不止我们两个。”

“我想是大家都惊叹于您的美貌。中洲的精灵们与您相熟,说不定这些久居此地的,不常见到您,反而有些诧异呢。”

然而精灵们盯着他们,可不完全是因为美得出众。正巧在这两位之前凭着法术密谈的时候,邻桌传了几句闲言出来,不然指不定他们该有多吃惊呢!

“这是真的么?你说是第一家那些殿下们要被放出来了?”

“他们还背着诅咒呢,这一出来岂不是又要上天咯。维拉之意不得解。”

“我表兄在芬巩殿下手下任职,他昨天看到特冈殿下急急忙忙地过来,说是揣着乌欧牟大人的指示,附在耳边细细碎碎说了些什么,然后我家殿下大叫了一声就像要晕过去了,开心得不行。”

“难怪从广场过就看到芬巩殿下脸那么红,我还以为阿瑞希尔殿下又取笑他了。”

“唉哟殿下被取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公主又是个侠客脾气,闹着玩玩而已。勇气和身量哪里有什么对应。倒是一直念着迈提莫迈提莫回来啦回来啦真像个小孩子!”

“这样也是有七八分可信,求不得什么,只是不要乱起来就好。”

“噢,这下可麻烦了,中洲过来这么多精灵。”

“看第三家的儿女也没什么动静啊,许是好事吧。”

“也许还不知道呢,要是知道了难免不恍了神。”

“啊,小点声,那边不就是……该不会被听去了吧。”

“或许是早知了,所以现今才无波无澜的,等着流言坐实哩。”

“流言坐实之前终归是虚的,还是食物来得实在。咦,跑堂的两个孩子怎就都不见了?”

这时间埃尔隆德家的双胞胎可是急得焦头烂额了,扎在库房里连发愣的分秒都挤不出来,食材丢的丢,损的损,可是要怎么才好。记得厨房里还有些,奈何生意太好,食材切得几刀进了锅,一上桌子又喊不回来。不只是这些,除却吃的,零零碎碎的餐具、桌布什么的也不见了。可厨师连着这两兄弟实实在在不明白,在提理安这种城里,东西究竟都是怎么不在的。

评论(4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