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踮脚望着西渡售票处

我和叶子合称:莱戈拉宝!

【LOTR/TH】交流障碍01

【警告明晃晃】

怨念的小段砸

入坑真事改编

混有奇怪弹幕

绝对OOC

谢绝报社

01

【提示暗搓搓】

有什么CP的话,都是错觉。。。

没有CP!没有CP!真没有CP!

比起白昼,林迪尔更喜欢瑞文戴尔的夜晚。深蓝的天空隐隐透着宝石的华彩,使得他常常在想,是不是伸手就可以扣出清越的声音。月光或星光都很好,呼应着山谷里蒸腾的雾气,柔和地流转氤氲,映出他在长廊上行走的影子。他甚至可以看清乐谱上每一个细碎的符号。那些如水的光线流淌在纸上,伴随着从瀑布边传来的飘渺的歌声,一瞬间,他有些恍惚,手指合着节拍划过纸面。究竟是光弹响了旋律呢,还是合唱化为了乐谱?

但是今夜,他并不想参与到精灵的合唱中去。的确,他有不少的朋友,但是也需要自己的空间。诗人、歌者、乐手往往需要一片静谧的旷野,而在外人看来,也染上了浅浅的孤独和哀愁。特别是在经历了一个非常劳碌的白天以后,他更想回到房间整理一下乐器,或是坐在树的顶端,唱一首简简单单的歌。

这不是说他不喜欢在白昼里工作。相反,尽心尽力是一种习惯。除了处理瑞文戴尔的日常事务以外,他应付各种新来甚至突发的情况也是游刃有余。尽管在漫长的岁月里,总有心存不满的时候,但眼刀和抱怨之外,一直有维护得当的结果。比如矮人带来一片狼藉呀,领主的礼服在典礼前一刻失踪了呀,密林来访呀……当然,前面那个和后面的完全不是同一量级的。这几天密林的拜访其实是很不错的。

密林王瑟兰迪尔和他心爱的儿子过来小住。操劳整个接待流程的林迪尔还要在宴会上领着乐队表演。就在今天中午的宴会上,活泼的小王子很开心,明显对各种各样的乐器有浓厚的兴趣。这是他在密林从未见过的。在乐章间隙,王子就起身施礼了,“林迪尔大人,感谢您和这些可爱高贵的精灵的款待,密林期待着星光下的回访。”他顿了顿,看了一眼精灵王,发现父亲也注视着他。“森林精灵也有很多优秀的乐手,他们一定想和大人交流呢。相信他们会对这些美妙新奇的乐器大加赞叹的”,他继续到,“如果您允许的话,我有一个私人性质的请求,可否教授我一些乐器的演奏方法呢?假如我能亲手抚过那天鹅一般的琴颈,或是那花苞一样的银铃,您一定能听见我满心的欢愉。”

不得不说,莱戈拉斯真是一个好学生。当天下午狩猎回来,他还没换下衣服,还没卸下打猎用的一堆东西,就冲到琴房前,然后很有技巧性地刹住了。他有点试探性地隔着门问,“您好,大人!抱歉,来得有点晚了。现在可以进来吗?”

身为辛达精灵的音乐天赋和多年西尔凡小曲的熏陶,再加上努力练习,王子很快就掌握了不少新奇乐器的演奏方法。应莱戈拉斯的好奇心所求,琴房里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乐器。“这和密林的一种乐器有些相似,早知道就随身带过来请您看看了。”“如果手指按在这里可以变升调,我想试试降调的话可以按在这里吗?”“这种构造很适合表现这类曲子呢”……林迪尔心想,很好,至少乐理不用讲了,触类旁通也超乎他的预料。他心情大好地把一些乐器送给了莱戈拉斯。毕竟知音难求。

“谢谢您,大人!现在我要去找Ada了!”王子出门的一刻,林迪尔温和地望向对方的双眸。如果这是大海,当目光投向琴弦时,会激荡起怎样的涛声。或者这是深蓝的宝石,当其中落满音符时,又会摇晃出怎样的音响。这深蓝,就像夜晚的天空一样。

就像今晚的天空一样。他在长廊上徘徊着。虽然还没整理琴房。不过,多看一会儿星光又怎么样呢,他有一整夜的时间。突然,一个影子飞快地闪过,差点把他掠倒。“对不起,大人。我来取我的弓,很遗憾今天下午把它忘在这里了。”是莱戈拉斯。

他立刻应声,走到琴房里去找莱戈拉斯的弓。他记得下午课程结束以后,看着王子忘在身后的一堆东西,叹了口气,只是简单地把弓收进了一个衬着天鹅绒的琴盒里,还没进一步打理。

那音乐般的声音又响起了。“我可以自己找,大人。”其实他想说的是,请快一点,我要赶回Ada身边。

林迪尔把弓递给莱戈拉斯。没有压坏,甚至没有灰尘。他一向是一个细心的精灵。简单的收拾也不折损恰当的保护。还没等他说出“请您收好”,莱戈拉斯就开口了,“不,不,大人,您拿错了。我想要我的弓。”林迪尔有些疑惑,他确定这就是莱戈拉斯的,至少现在是。“殿下,可是这确实是您的弓。”“抱歉,我没有表达好自己的意思,不是这个。”林迪尔注意到,莱戈拉斯带着微笑的脸微微显出焦躁了,那种凝望好像还有一丝丝迷惑,和,调皮。可他真的不记得还有哪一把弓在自己这里,于是他只好回答到,“您只有一把弓在这里,殿下。琴房里没有多余的了。”他现在不知道对话该怎样进行下去了。

“啊,不。大人。不是提琴的琴弓,是可以杀半兽人的那种。”

【奇怪的弹幕】

回家一开琴盒呵呵呵呵,小提琴弓子没松(为什么我记得松了的),绷散了。。。真成马尾了,毛飘得到处都是,场面略惨。然后有了这个脑洞。。。感受到我的怨念了吗~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