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

【中土惊喜系列】迷幻精生

精生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当经历了神奇而惊险的一天,当今早脚疼手臂疼从床上滚起来结果膝盖一软差点跪地的时候,是想不到短短几小时之后脸会更疼的。恭喜我的打脸史被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昨天和上个学期班上的同学去佛村玩,非常震撼,不得不说实地和图片差异还是很大的。似乎get到传说中的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百花”,如此绚丽,狂吸好久,站定以后根本不愿意离开。

到处都是美第奇他们家的药丸(bu)。

在某博物馆发现凯子和欢欢(bushi)。

吃了个gelato转头看见两个大卫……

走马观花各处逛,随意进了教堂发现有米开朗琪罗的圣母怜子像……

衣服都比我们这个村的潮。

终于进城了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刺激……信息量太大有点兴奋。

然而还有更刺激的……

我们买的车票是需要在一个小车站转车的。到站下车以后我问同学A,两趟车之间有多久。我听到她说十六分钟。(事实证明我空耳了,当时背景也比较吵。)于是我和另一个妹子B打算去趟卫生间。很近,就在站台上。(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站台上会有个卫生间。)同学A跟我说,你们上了出来直接上这个车,就是1站台这个。她就和C先上车等我们。

我和B妹子前后应该不超过2分钟。但是我们刚出来,就看到这辆车开走了……我和B妹子互相望着,她说不是这趟吧,我们的车是56分出发的。现在是50.51的样子。我说刚刚A同学跟我说她确认了就是这辆。B妹子坚持说不是,只可能准时或晚点,不可能提前的。

然后B妹子问,她们现在在哪儿。我:她们上的就是那辆车。B妹子面露惊恐的神色,她们上错了……我开始打A同学的电话没人接。此时好像听到广播里说到一趟车如何如何,我隐约听到了说是一辆到我们村的。然后我掐了电话听到有趟车换站台了,车次多少多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买的票的车,因为票上没写车次……于是这个B妹子开始狂奔,我也跟着她跑到售票大厅里看到指示牌上有一趟开往我们村的车在狂闪红光,站台赫然表明4。然后我就冲回站台发现4站台在另另另一边……此时B妹子还摸出手机查看,她在手机上买的票,此时标出的站台还是1站台,她说刚查了就是1站台,那是别的一趟车。这时一个大叔问我们你们是去佩村吗我们说是啊,他说去佩村的车换站台了在4站台……然后B妹子应该是意识到就是同一辆车了。我们开始疯跑……边跑我还想着上车再找A和C吧大不了让她俩下一站下换车回来。结果冲进地下通道再奔上去,车门锁了!

这时惊悚的一幕出现了,我透过车窗看到了A和C,她们怎么突然出现在4站台的!这隔着两个站台啊!A对我打手势,我理解成从另外一边上去,马上跟B妹子说另外一边,然后从地下通道飞跑出来,发现不对,隔着两条铁轨呢……

又冲回去,这时B妹子发现车门边有两个按钮就开始摁,门开了。我们冲上去刚坐下车就开了……

嗓子暴疼如同被冰扎过……不过总算上对了车。

学校之前书面通知我们说3号下午之前会把这学期课表发到每个人邮箱。回家八点过了,除了一个提醒大家交学费的信息以外完全不见课表的踪迹。于是我和A妹子决定4号就是今天去学校秘书处看看能不能领课表。她和B妹子上学期都和我同班,也在问我收到课表没,她没有。并未吃饭,饥肠辘辘到学校,差不多快9点的样子,B妹子说学校发课表了……

我们三个还是在一个班……秘书处人超多,A妹子进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纸质的一张通知两张包含所有必修选修的课表。

通知上说“我们”十一点在某某教室等你哟~
我们以为是个welcome meeting老师学生认识一下啦讲解下怎么选课啦。于是就跑到bar里吃早餐……

磨蹭到快十一点就上楼去教室,马上就要选课……我的选课原则很简单,好过的。早就过了靠情怀选课的阶段了。但还是选得我怀疑精生。通知上的课程列表和排好时间的课表以及选课单上的课还不完全一样……

按惯例,我们这个语言类学校往年是开传媒国际关系拉丁语的,我打算修传媒……毕竟当年想学新闻来着。

然而看通知……一堆storia……什么哲学戏剧电影……反正是我不感兴趣而且很弱鸡的……没有传媒的影子……社科类那个经济……在吧里遇到上上学期的老师……意思是最好不好选……

必修是学校排好了的,选修必须选三门。我们看到有上学期一个超好的老师的课立刻就选了,结课考试的时候他给每个人满分诶!除了上课总黑那不勒斯以外没啥不好了。正好语言史还算感兴趣。然后各种纠结。艺术史要选的,一是感兴趣二是老师很厉害三是也许可以转学分……

除去绝对不想选的几门以后,大概范围就圈定翻译、艺术术语、音乐史了……

翻译感官上挺实用的……各种翻译,汉意英意西意德意法意荷意……但是很明显只能选汉意和英意啊……而且英意妥妥被母语者碾压……我再喜欢托老也不能……这样啊。听是可以的,但是考试……同学各种问,说汉意的课无聊且没用。

有人推荐音乐史,好过且不点名。但是音乐史过于水了……而且转学分的话,我们是按不同方向修学分,不打算在音乐方面深耕,肯定要转也是艺术史……艺术史大课……估计能转很多学分。

艺术术语对我来说还是很实用的……但是和艺术史老师是同一位,课程有不少重复的地方。艺术史选一门相当于修两门因为还有一门叫艺术史lezione fuori sede大概就是到处玩实地探访……选了艺术史这一门也一起选了。本来就很膨胀了……

然后各种纠结……

在教室里的时候发现一件更纠结的事情……那个两页的课表上和选课单上有个不明所以的课……然后我弱弱问了下老师这个课什么情况……

老师说,法。

看着我和A同学惊讶的眼神,她还好心翻译成英语了……

(可是我们一个语言学校为什么会开法学课!)

似乎看透了我们的惊愕,她说我们从隔壁学校请的教授开的课……

我们这边食堂共用,现在连课都是共享的吗……

想起多年前某校和某校的CP,澡堂米饭馒头老师自习室都是借的……

一个月前我还无聊跑到人家法学院逛了一圈,因为就在食堂旁边吃完饭顺便玩玩……被各种瞩目……似乎这里很少有亚洲人学法……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看起来很可爱(够)。

法和音乐史时间是冲突的……

考虑到职业发展,我还是选了法,毕竟我还是要搓火球的。我能怎么办,还能怎么选,我也很绝望啊。

脸好痛啊。

(打脸史包括但不限于:
架空很无聊还是真实历史有趣→我爱中土给托老跪
同人都是脑洞啦还是原著适合我→你们有粮吗
反正我不学会计→想问问有谁要考CPA
我应该不会看罗马法→蘑菇安古罗马奴隶主/奴隶丧病AU
骨科好违和很诡异→MF好吃好吃感动哭泣
无法理解开着暴力车喊着“揍他X哭他”→混乱邪恶)

虽然要凑齐6个还是8个人才开课但是我觉得这么大学校应该可以的吧……

曾几何时,好多人以为我要到这边继续读法读博。我各种不不不不读博,心里想着我是SB我才到这边学法,太恐怖了……

妹想到……

造化弄精。

行了没想到这三块凑一起了……

(之前和戴隆大聊天的时候开了个曼督斯法律小精的脑洞本来我们是在合理化某个蜜汁梗的。但是一兴奋好像歪了准备使劲槽他一波比如曼督斯的制度超级迷其实站小精角度维拉迈雅挺黑挺暴力的。虽然我们是抱着洗白他的心思的但是好像越描越黑了。曼督斯读心真厉害我是不是被他盯上了……今天的课选得真刺激。)

然后,老师开始发题,上课。。。

明天才注册啊这也太敬业了,一直上到下午两点……然后留了爆多的作业她说明天见啊各位。

她是我们上学期的口语老师那个时候虽然课上发题但是课后并没有啊,丝毫看不出来她当主课老师会留那么多作业啊。上学期主课作业就多得……我和德勤那个小姐姐天天槽作业多……你们想象一下能让德勤的人觉得多的作业是什么样的。其他班作业很少……我们每天……都有……

结果现在这个老师留作业更厉害啊……

我们班目前就7个学生,她完全顾得过来……不存在没做侥幸混的情况。

我不会轻易说这一堆里面还有个作文,二选一。一个是你认为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有个工作重要吗有啥重要性……另一个是你觉得当前最必需和酬劳最丰厚的职业是什么……在你们国家被认为最有声望最受社会认可的职业是什么……

(曼督斯大大你不能因为小精之前疯狂吐槽工作就出这种送X题啊。)

所以大家觉得这个该怎么答……最必需和酬劳最丰厚的,最有声望最受社会认可的……

我难道昧着良心写法律吗。(手动黑脸)

然后感受着冰冷的目光,转身看到咨询投行的笑吟吟不说话……

评论(2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