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COLO是一只会计小精呢

会计是瑟王教的
税法是迈荣教的
经济法是纳牟教的

【中土惊喜系列】十二表与安格班

这一篇的题目应该叫“中土惊吓系列”。

和戴隆大 @树影Dairon {已被安纳塔拐走} 聊天的时候谈到了罗马法。作为一个可爱小精(bu)觉得空谈不行必须有条文支持。实话说这个精就没系统学过罗马法,之前接触到的基本是都是私法相关的,完全忽视了刑事这块,其实心里也没数。于是在一阵捣鼓以后,我发现了一些很鬼畜的东西可以用来脑补中土,尤其是安格班。有些法条看起来真是迷之眼熟、引人入胜(让精吐槽)。于是贴出一些,各位可以感受感受。

虽然用现代精的三观来评价古早的规制本来就很荒谬,但是这篇不是学术讨论,在此我也不会以一个法律精的角度来系统分析,这篇就是一个单纯小精的猎奇向吐槽。而且最近中了蘑菇安的毒,指不定会出现什么蛇精病的东西。

以下内容可能非常奇葩血腥,充满了各种暴力情节,还很长,请慎入。

言及罗马法必提十二表,丧病如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十二铜表法》呢。果然寻觅到一些惊悚的东西。

因为十二表的中文译本不止一份,所以必要时我会将几个版本一并列出,以供对照理解(纯吐槽)。优先使用徐国栋、阿尔多・贝特鲁奇、纪蔚民合译的译本。因为徐老师是罗马法方向的大佬,后面两位都是意大利人,他们是直接从拉丁文原文译出的。我认为可能比从英文、西班牙文转译中文的信度要高一些。

十二表的原文所在的铜板已经被毁,条文是后人整理出来的,所有可能有缺漏和模糊的地方。但是,反正,总之,大家凑合看吧。

第二表第三条有如下表述:

豆丁这个版本我实在找不到译者了,在此贴出链接:

http://www.docin.com/p-838373247.html

这个版本是这样的:


关于究竟是在谁的门前喊叫,徐老师说:

反正就是叫门嘛(大雾)。

虽然情景不一样,但是我突然就想到了,“米尔寇。你有本事抢宝钻,你有本事开门呀!开门呀!开门呀!”

第三表告诉我们当老赖是不好的,赖几个纪元的更是万万要不得的,是会被抓去关小黑屋的。


是谁的家,并不知道。但是我倾向于理解为债权人的家。因为如果我是债权人的话,真懒得每天跑去要钱。这一出捆绑囚禁什么鬼,道具(bu)都有,只是两个版本有点出入,不过脚镣是跑不了的。

它还告诉我们,欠钱不还被关了小黑屋(bushi),可以自带兰巴斯,如果没有兰巴斯吃,那么关他的人应该给他发食物,还可以多发点。


但是不要以为就可以蹭吃逍遥了,总的来说不还钱后果是很严重的:


豆丁那个版本是:


划重点,欠钱老不还,可能会被处死刑,可能会被卖掉,还会被分~~尸。分尸还可能按照债务比例来分,突然残忍又搞笑,债务比例,比例,例。和这个比起来,《威尼斯商人》里面的割肉简直小清新。

第四表是关于家长权的。

如果真的按这个执行,中土应该没有半兽人了。不过按半兽人的审美多半会消灭长得像精灵的那些同类。(大雾)


豆丁的版本提法类似:


长得丑是没有人权的。(bu)

只是这个“可”和“应”意义差别很大,但是就算是“可”也够吓人的。


豆丁的版本更惊悚:


戴隆大对这个“得监察之、殴打之、使作苦役……”表示,“这还是必须的啊”,并且附了一个捂脸笑哭的表情。如果把这个“得”理解成“应当”,似乎是这么回事。

徐老师的译文虽然没说监察殴打做苦役卖掉,但是举重明轻,都有生杀权了,监察殴打之类比生杀轻,自然是可以接受的。

细思极恐的一点是,豆丁这个译文里面的“纵使子孙担任了国家高级公职的亦同”,戴隆大说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他们要弑父,特别是这种身居高位的,说不定影响统治一方领土。

多年前我看到一个资料说,当时有个zz家,似乎是执政官,很能干很受民众尊敬喜欢,但是他和他爸意见不合。有次他爸跑到他演讲的地方去,拽住长袍把他从高台上扯下来,当众,暴揍一顿。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担心悲伤,但是没人敢阻拦云云。

我也觉得非常诡异非常可怕,高级公职还不是一样被打,而且超狼狈超没面子的,这个反差简直太大,还不如求他爸把他多卖几次算了。(不)

不是爸死就是自己死。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脑补了一个OOC出一亚的场景。

这很荒唐,费家粉可能需要闪避下。。。

你们能想象,费诺在煽动诺多说得舌灿莲花的时候,他爸过来扯着袍子拽下来在全提里安精面前暴打儿砸吗......

费费估计当时就把宝钻砸了不活了。

爸爸再见我找麻麻去了。

爸爸你把我卖到安格班去吧。

如果此时故事就完结了它的OOC也就飞出维林诺而已,还没到脱离一亚的地步。

这时候戴隆大提醒说还要卖三次,于是:

先卖给奥力,再卖给迈荣,再卖给米尔寇。然后米尔寇施行主人的权力天天打他。。。有时候还连着迈荣一起打。。。有时候叫上迈荣一起打费费。

(此处有 @成为像Jarvis那样优秀的AI 整理的大梅和费费“被生擒被严刑拷打被弄残”三连,我们都能面无表情流利背诵了。)

大家曼督斯再会吧!

反正三个都是火系的。

第五表第一条是关于妇女的监护的:

于是,如果努美这么搞,大家都去米尔寇的神庙里当贞女吧,有钱有闲,自由自在(X),还可以近距离观赏大祭司迈荣的美貌(bushi)

第八表一开头就比较惊悚:


豆丁的版本是:


不管前面那半句什么鬼,唱个歌就处死刑简直太可怕啦。一个人格权侵犯处死刑???不知道大乐章的时候米尔寇唱的歌里有没有黑其他维拉的部分哈哈。我觉得安姐要是听到努美群众公然唱侮辱米尔寇的歌也许真会找个机会把别人处理了。。。

戴隆大评论说,唱羞辱人歌词的,她其实首先想到的是芬罗德和索伦对歌,他俩一定都唱了有损对方的歌!

弱弱看了一下英文版:If any person has sung or composed against another person a SONG (carmen') such as was causing slander or insult.... he shall be clubbed to death."

参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Twelve_Tables

clubbed……bed……d……是棍子……吧

第二条是说同态复仇的:


那两个m看不懂怀疑是打字的人打错了,查了维基应该是Si membrum rupsit, ni cum eo pacit, talio esto. 但是现在我一看到这个mm就想笑,因为总想起mm=Melkor&Mairon......


豆丁版本类似:


等等这个价格(bushi)差异太大了吧!那走在街上岂不是很危险?另外“以手折断自由人一骨”,这力气不说是托卡斯奥力埃昂威有的,至少也得是个精吧!

(折小指的不算。。。我知道某同学闲来无聊自己扳手指玩把自己掰骨折了。。。)

到这里就很玄幻了

豆丁的是:


哈哈哈什么鬼,虽然理解那个时代人们对巫术的认知也知道农业对于古罗马的重要性但是还是想笑……

说到对庄稼的热爱还有更惊悚的:


徐老师做了一个注如下


豆丁的版本为:


槽点一:破坏个耕地就死刑了,还是“祭谷神”,这个人祭非常安姐了。

槽点二:还是“吊在树上”,徐老师特别强调这样会死,不由得心疼了吊在悬崖上的大梅一百秒。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X),他们到底是本来就想吊死大梅,还是只是吊着他而不想让他死。

槽点三:这个“酌情鞭打”的提法笑死了!

惊悚的不止一个:

豆丁的版本是:

关于这个能力欠缺,徐老师注说

强调的是“权利能力”(“主体资格”),和豆丁的版本出入很大。我之前看豆丁版本就觉得很迷,它给我一种,赔不了就......不赔了......呗的赶脚(X)

这个条文总有一种浓浓的sm感......(虽然我一直坚持sm要双方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平等自愿blabla但是此刻我们只看看表象~)捆绑鞭打什么的,太可怕了。

关键是捆绑鞭打了还没完,还要把那个人烧死。。。他烧房子和谷物,人家烧他。。。。。。

(然后我瞬间出戏到火系迈雅不怕烧的。可能就是衣服比较怕烧。。。)

区分故意和过失,我决定还是给这条点个赞吧。


豆丁版为:

三点感想:

1. (戴隆大说的)罗马人是多喜欢鞭子。

(我从中法史过来的看“笞刑”好出戏,话说我这个输入法都没这个词组……出来第一个是痴心大概是我发太多花痴叶子的玩意了……)

2. 打就算了,那个交被窃者处理是什么情况!岂不是酱酱酿酿都有可能?可怕。

3. 投岩迷之眼熟啊……艾特伊欧迈格林……

话说那个塔尔佩X(不是Telpe!)岩也是个迷之地点。

参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rpeian_Rock

大概是说当时萨宾人把罗马人逼到了山上。山上有个要塞,但是不知道怎么的钥匙在这个妹子手里。(也许是因为她是守城长官的女儿。)然而妹子见色忘义喜欢上了萨宾人的头领,就把钥匙交出去了。罗马人虽然最后还是撑住了但是肝得很辛苦,毕竟自家大门上被来了这么一下子。萨宾人认为妹子是叛徒,他们极其憎恶叛变行为,就用盾牌把妹子压死了。。。她的遗体被埋在日后以她命名的那块岩石下。罗马人在那里推了很多人下去。

戴隆大说那个岩附近一定有很多鬼魂。。。

突然觉得之前和戴隆大讨论的安姐丢了岛被蘑菇虐这个剧情很适合这一堆梗啊。以下内容三观崩坏,可能有车,请注意闪避,建议直接看第十五条!

为了多次揍安完全可以脑补如下剧情:

米尔寇和安姐都在演戏……安姐变装偷蘑菇东西,比如王冠啊锤子啊,蘑菇把他逮到依据第八表第十四条以长官的名义揍了小偷迈荣一顿。然后根据同一条中“处鞭打后交给被窃者”的规定,蘑菇随意处置,就啪啪啪和啪啪啪。然后安姐哭唧唧过于兴奋掉了码。蘑菇装作发现哇原来是他的被监护人。然后再次啪啪啪可能还有啪啪啪。(丧病!)安姐火系迈雅嘛,一下没控制住情绪烧了床单,然后蘑菇又找借口说他故意的,根据第八表第十条再次啪啪啪和啪啪啪,光明正大地玩起了捆绑……

我们通过这个故事深刻思考了盗窃者被监护者放火者是同一个迈雅时的复杂的法律竞合问题……


豆丁:


捧盘子什么鬼哈哈哈哈哈虽然似乎能理解这样能避免做小动作但是这个画面也太好笑了!

还有一个比较惊悚的:


豆丁是: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安姐搞人祭啦!即使后来看到徐老师说“做牺牲”“就是放逐法外,人人可得而诛之”,这个印象也挥之不去。

徐老师阐明“做牺牲”的出处是https://core.ac.uk/download/pdf/41436121.pdf

题为《罗马刑法中的死刑及其控制》,其中列出了死刑的各种方式,如

1. 吊在树上晒死或冻死

2. 授权受害人或公众杀死

3. 十字架刑

4. 摔死

5. 烧死

6. 投放野兽

7. 袋刑

8. 拷打致死

(文中指出“到塞维鲁斯皇帝时代,此刑用来处死杀亲者”,此处再次大梅费费三连……)

9. 绞死

10. 斩首

宝钻似乎中了不少……

又来一个投岩的:

豆丁:


豆丁:


晚上不准跳广场舞!(大雾)

再补充一篇论文的摘要:

余晖著:《罗马帝国时期的刑罚制度初探》,载《全国外国法制史研究会学术丛书——罗马法与现代世界》,2014年。

http://cpfd.cnki.com.cn/Article/CPFDTOTAL-WFZS201409001017.htm


把精都赶到矿里去!这很安格班!

放逐什么的假装没看到……费费和桃子什么的完全不知道~

本来到这里我都笑得很厉害了,打算就此po出,然而我在票圈发现一位小姐姐 @windkant 在看《汉谟拉比法典》,于是我就……

看了一下。

来源度娘,同样无法确定译者。

你们感受下:

反正要死一个……

我终于知道了中世纪那个沉女巫的奇葩做法可能是从哪里来的了!

好吧还是要死一个……这三条好乱……


这屋居然还住得下去?!

我们一致认为锅从天上来。

(话说和现在的“公平责任”很像啊……高空坠物找不到是谁干的一栋楼所有有可能扔东西的人都贴钱……)

戴隆大此时开了一个神奇的脑洞:

比如法拉松被偷了王冠,盗贼逃到中洲去了没抓到,然后法拉松对着米尔寇发誓自己的王冠真的被偷了,于是安姐要赔一顶王冠。

安姐在安格班丢了一袋子金币,然后指着米尔寇发誓真的丢了。正好米尔寇又是安格班的长老。于是米尔寇要赔偿一袋金币。

又一个烧火系迈雅的故事!

评论(3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