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COLO是一只会计小精呢

会计是瑟王教的
税法是迈荣教的
经济法是纳牟教的

【中土惊喜系列】感觉自己在更文

最近超忙,悠闲是他们的忙碌是我的。

五天,欧标刷三级,新教材至少刷三分之一。被分到一个已经开了一个多月的班里面,我这网课出来的野生党,即使考了证书,也跟欧洲人民完全不是一个起跑线的。翘课赶进度,这种事估计只有我和基友做得出来......

不过一想到托老创造精灵语的时候,有“出于对意大利语的热爱”,语音和说话方式也很像,就觉得这段时间虽然没怎么爬lof,也没产出,但是,我也是在萌着中土啊!身体力行地当粉呐!

托老告诉我们做戏要做全套。(bushi)

如果强行昆雅=拉丁,那么辛达林=意呆利语咯?

嘎嘎嘎嘎!

领主和大王说他们有空来教我让我先把全书的单词扫清?双子和叶子来教听力和口语?

好的大精/大王,我会做的。

想当年为了辅助我的男票管理领地都开始认真学下法学了。大概生活中还是需要一些激情的吧。天知道怎么过来的。

其实读过法学院经历了司考和实习心态良好,想来精都是被逼出来的,我还可以背一吨变位。

比如说现在我明明面对一堆书和课件竟然还在打字。

天呐,能花时间就堆起来的,它能叫难吗?

能靠背就解决的,它能叫苦吗?

再说了比三天刷完一学期国际法难度小得多,这三天我还是边打游戏边看书,字面意义的边和边,同步的大概。就是守城箭射完了看局势控制住了躲城墙一边去,就掏出福利笔记瞅瞅。敌人多了就掏出刀/剑/小锤子砍/砸几个。在打仗呢,在守城间隙看国际法?毕竟国际法是三天预习考试,这边其实只是复习。

(讲真准备司考期间也在玩游戏,中世纪背景游戏真的有毒,明年这个时候该是在北方的海风中撸中世纪艺术史了吧。)

想起十年前(或者十一年前?)读初中,因为几乎不复习每次都裸考,容易困,眼睛还不好不能照小灯看书,总比别人少一个小时学习时间。看着别人打手电看书内心还是有小忐忑的,那个时候我总喜欢用两句安慰(?)自己。一是,看过的总会有印象。二是,(趁着考前收拾桌子看一下求个心理安慰),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我这种小精在被赋予责任感的同时还要哄着。

精分了精分了,被认成98年小精,一方面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很可爱的样子,另一方面深刻认识到,我们这行长得太年轻初期会比较艰难。过几天成熟的气质出来了估计会好点。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逗的也许是辛达自带属性吧(X当然辛达有时候还是很严肃的。

怪不得我和叶子在一起了。

评论(8)

热度(2)